EN

縱橫時代,潤澤百年: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任伯年作品專題展

時間: 2021.10.9

動圖.gif

在中國近代美術史中,海派繪畫占據著重要的位置,其中,任伯年則是一位承前啟后的巨擘。9月18日開幕的“天才縱橫——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任伯年作品專題展”,從“縱橫”的時空方向展開,呈現了在中國繪畫從傳統走向現代的過程中,這位“天才”畫家的歷史角色和獨特成就。

圖1.JPG

任頤 《無量壽佛》

第一部分“藝法古今”展示了明代以來諸多畫壇名家的作品,他們在中國繪畫領域長期享有極高的聲望,對于古代每一個有志于書畫的年輕學子來說,這些大師都是早期學習與基礎訓練的參照對象和知識源泉。展廳中,美術館從藏品中挑選了十數位明清畫家的作品。從古人到師長,任伯年的藝術正是在與這些人物的師法、互動中形成的。展廳開頭的一件小尺幅《無量壽佛》中,任堇(任伯年之子)的題字清晰地指出了任伯年對陳洪綬的學習。

圖2 .jpg

費丹旭 《紅裝素裹圖》 清 絹本設色 123 x 33 cm

生于1840年這一中國近代史開篇之時,年輕的任潤(任頤的初名)的學習經歷就體現出現代性的豐富多樣。任頤的父親任鶴聲就不是一個典型的文人知識分子,他不仕官宦,而在浙江蕭山經營米店。任鶴聲還擅長寫真術,并傳授給了兒子。盡管在當時文人畫占據主流的語境中,這種技法并非作為畫藝,而只是被看作一門民間百姓謀生的手藝,但在今天的我們看來,這種技術繼承使任伯年進入了明清肖像畫的歷史脈絡中。同時,寫生訓練也為任伯年打下了不同一般文人畫家的造型基礎。此次展出的館藏費丹旭《紅裝素裹圖》,則展現了任伯年早年取名號“小樓”所追求的秀雅仕女形象。

圖3.jpg

陳淳 《白芙蓉》軸 明 紙本水墨 50.7 x 27.3 cm

圖4.jpg

華嵒 《桃柳聚禽圖》軸 清 紙本設色 172.5 x 93 cm

在花鳥方面,任伯年曾在題跋中自稱“法白陽山人”,展廳中呈現了陳淳一橫一豎兩件。在《白芙蓉》圖中,用勾勒和暈染區分開的花朵和枝葉,既反映出扎實的寫生能力,也有著筆法和墨色上的純熟運用。另一任伯年常常提及的是新羅山人華嵒,華嵒作為“揚州八怪”之一,畫中更貼近市民趣味的特點在海派繪畫中也得到了繼承?!短伊矍輬D》中的生動細膩與詩情意趣,也是后人稱頌任伯年花鳥畫的優點?!赌僚D》與展覽中任伯年同一題材的作品相呼應,使觀眾能直觀地看到相隔百余年的兩位名家之間繼承發展的關系。中年以后,任伯年開始學習八大山人朱耷?!端生Q芝石圖》中,八大飽滿的構圖與洗練潑辣的用筆,也正是任伯年后期花鳥畫中氣勢磅礴的一面所追求的方向。

圖5.jpg

朱耷 《松鶴芝石圖》軸 清 絹本設色 188 x 102 cm

作為藝術史中海派繪畫前后期轉折的標志性人物,任伯年也繼承了此前海派名家的特點,尤其是他的兩位同族前輩、同為“海上三任”的任熊和任薰。任頤有著假借任熊之名賣畫的軼事,而任薰則是帶領他進入職業畫家圈子的領路人,因此展廳中為兄弟二人準備了相當的空間,包括一組任熊的大尺幅六條屏。此外,展廳中也呈現虛谷、蒲華,以及相對較少被提及的沙馥等同代畫家的作品,他們同任伯年都有著交往與合作。一面獨特的展墻展示了來自土山灣畫館的圖畫范本,任伯年與這里的領導人之一劉德齋是好友。土山灣的素描指示出任伯年所處上海的西化背景,而西方藝術也或直接或間接地影響著任伯年人物畫、寫生手法等創作。

圖6.jpg

任熊 《瑤池祝壽圖》六條屏 1850 年 絹本設色 172 x 280 cm

圖7.jpg

任薰 《秉燭圖》軸 1870 年 紙本設色 204 x 121 cm

第二部分“韻勝恒蹊”是整個展覽的主體,40余組作品囊括了任伯年創作的各個時期、各個領域,全面地展示了這位海派“天才”的豐富面向。其人物多求傳神,工寫結合,遠視神態豐采畢露,近觀線條率性奔逸?!稒M云山民行乞圖》作于任伯年初來滬上之時,畫中人物是他的前輩胡公壽。胡此時已在上海畫壇頗有名望,他常為任伯年的畫作題字,兩人也常常合作創作,對任多有提攜,幫助這位青年后生在上海站穩了腳跟。畫中,任伯年細致地勾勒出胡公壽的面容,又以瀟灑的用筆畫出樸素布衣。胡公壽手里的籃子放著梅枝書卷,表現出傳統文人典型的隱逸趣味,也體現了畫家對知遇恩人的敬重。另一件《以誠小像》,傳神的面部寫真配以寥寥數筆勾畫出的人物輪廓,將任伯年肖像畫的特點表現得淋漓盡致。在《鐘馗像》這樣廣受市場歡迎的民間題材(懸掛鐘馗圖是當時端午時節的習俗)中,能看到更具速度感的筆觸與塑造立體效果的暈染效果,體現出任伯年作為海派大家如何出色地應對市場的需求。而在另一組以原初裝裱保存下來的金地四條屏人物故事圖中,奇巧的構圖和豐富的細節,則能看到任伯年在處理明顯更為重要的商業任務時創作的面貌。

圖8.jpg

任頤 《橫云山民行乞圖》軸 1868年 紙本設色 147 x 42 cm

圖9.jpg

任頤 《以誠小像》軸 1877年 紙本設色 102 x 45 cm

圖10.jpg

任頤 《鐘馗圖》  清 紙本設色 1874年 135 x 64 cm

花鳥畫是任伯年藝術生涯中的重要部分。展廳中展示了一系列任伯年繪制的扇面,在他初到上海時,正是胡公壽為他在古香室箋扇店尋得了安身之所。各種灑金、泥金扇面及紈扇,除了早期模仿陳洪綬和宋人的雙勾畫法,更多的用沒骨法,分點面目、焦墨鉤骨,生態盡得,用色濃艷而不失清新,是任伯年的典型特征。這些作品描繪了梅花、牡丹、月季、蘭花、菊花、枇杷、茶花、鸚鵡、麻雀、八哥、蠟嘴雀、鷺鷥、烏雞、太平鳥等等形象,多為任氏悉心觀察生活所捕捉到的生動姿態,反映出他對生機盎然的自然世界的由衷熱愛。

圖11.JPG

任頤 《白鸚鵡》紈扇 1878年 絹本設色 直徑28.5 cm

圖12.jpg

任頤 《畫扇冊》之四 1868年 紙本設色 29 x 58 cm

任伯年的花鳥畫形式眾多,展廳中最大的一件《碧梧棲老鳳凰枝》展現了他的晚期面貌。此畫繪于1889年,此時的畫家因長期嗜煙酒,飽受病痛折磨,題名取自杜甫的詩句,有感慨青春壯志不復之意。從題識還可知這幅畫“畫于海上古香室西樓”,任伯年幾乎每年年末都要回到古香室作畫,這可能也是他紀念扇店提攜之恩的方式。聯系起展廳另一頭的《橫云山民行乞圖》,向我們展示出藝術家生活的更多細節。

圖13.jpg

任頤 《碧梧棲老鳳凰枝》軸 1889年 紙本設色 227 x 114 cm

展覽的第三篇章“潤澤百年”以一套任伯年畫稿為開端,旨在引出任伯年對近代以來的中國畫壇的影響。在這套課徒畫稿中,有與吳昌碩往來甚多的日本漢學家長尾甲之?。ā笆[眼?!保?,有任伯年弟子王一亭的題跋。這一部分呈現了吳昌碩、王一亭以及倪田、王夢白、陳半丁等人的作品,他們在學藝階段或受教于任氏,或臨習任氏作品揣摩筆墨技法。如吳昌碩受其點撥以書入畫成為海派另一代表,倪田學其人物造型以開任氏一派。

圖14.jpg

吳昌碩 《芭蕉松梅》四條屏 1916年 紙本水墨 各134.5 x 27 cm

圖15.jpg

陳半丁 《紫藤圖》軸 1958年 紙本設色 107 x 55 cm

這其中,尤以徐悲鴻對任伯年藝術的推崇在新中國畫運動中意義深遠。在徐氏所提倡的現實主義中國畫改良理念中,他將任伯年融匯寫實與寫意、傳統與創新的藝術探索作為 20 世紀中國畫發展的一種有益參照,并將它帶到了自己在北平藝專的中國畫教學中。展廳中展示的鐘馗圖直觀地呈現了兩位近代藝術大師的關系。

圖16.jpg

徐悲鴻 《鐘馗》軸 1939年 紙本設色 112 x 55 cm

徐悲鴻對任伯年的推崇直接影響了中央美術學院對任伯年作品的收藏,相關工作從上世紀50年代美院陳列館時期起持續至今。此次展覽是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對館藏任伯年作品的一次細致梳理和研究,也是任伯年館藏的第一次集中展示。以“天才”和“縱橫”之名,展覽不僅比較完整地呈現了任伯年的藝術面貌,同時以任伯年為錨定,串聯起一個從明清一直延續到近現代的中國繪畫網絡。將具體作品與藝術史敘事相結合并進行視覺呈現,對美院藝術創作和藝術史研究的教學都具有很好的推動效果。同時,展覽專門設計的細節展墻,以及多款放大復制的任伯年印章,反映出美術館對非專業觀眾群體的關注。在此次展覽中,央美美術館展現出了作為一所美術學院美術館的策展與研究能力。

文丨羅逸飛

圖丨胡思辰、主辦方

相關文字資料致謝主辦方


展覽現場

展覽信息

海報.png

“天才縱橫——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藏任伯年作品專題展”

主辦: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

支持: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

展覽時間:2021年9月18日—10月17日

展覽地點: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三層展廳

日本XXXX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