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
EN

CAFA薦展|有關我們賴以生存的空氣——安妮卡·伊《愛這個世界》

時間: 2021.11.1

安妮卡伊.gif

2021年10月12日至2022年1月16日期間,一群半透明的“海洋生物”在泰特現代美術館的渦輪大廳中漂流,它們有些揮舞著觸手,有些擺動著魚鰭似的觸角。優雅地浮沉、游動和搖擺在巨大的空間中,將渦輪大廳變成了一個“水族館”。每個“生物”都有歸巢的本能,這些“海洋生物”會回到一個裝滿忙碌技術人員的“水池”為電池充電,然后再回到渦輪大廳中空氣的“海洋”。

installation_view_of_hyundai_commission_anicka_yi_at_tate_modern_october_2021._photo_by_will_burrard_lucas_6.jpg

《愛這個世界》展覽現場,攝影:Will Burrard Lucas,致謝泰特現代美術館

這些“生物”實際上是藝術家安妮卡·伊(Anicka Yi)的“現代委托(Hyundai Commission)”作品《愛這個世界(In Love with the World)》中的機械裝置,它為觀眾提供了一個新生態系統的理想圖景。這個空間最初作為河岸發電站的一部分用來放置渦輪發電機,如今,安妮卡·伊的裝置讓它仿佛回到了過去與機械共處的時代。這些裝置漂浮在空氣中,促使觀眾思考機器在世界上新的存在可能性。


1、另類生命:機器的自然史 


如果機器有著和生物一樣的自然史,它會是怎樣的呢?安妮卡·伊在該藝術項目開始時對自己提出了這樣的問題。她把機器想象成為有生命的造物,并稱它們為“好氧生物(Aerobes)”。它們的形狀基于海洋生物和菌類設計,并兼容水生和陸生生物的形態,開創出雜交機器物種的新樣態?!昂醚跎铩钡膫€體和群體行為,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展,并受到生態系統中各種因素的影響。就像蜜蜂的舞蹈或螞蟻的氣味軌跡一樣,“好氧生物”也在以我們無法理解的方式相互交流著。通過融合技術和生物學,安妮卡·伊試圖探詢機器是否可以作為獨立的生命形式產生進化。

該作品得以實現,依托于由專家小組開發的自動無人機——正是它使“好氧生物”栩栩如生。這些無人機各自遵循一條獨特的被稱之為“人工生命程序”的軟件生成飛行路徑行動??茖W家利用這種模擬程序來研究自然生命,比如進化和集體行為。它們還用于創建逼真的動畫和視覺特效?!昂醚跎铩北辉O定為朝向熱源的方向漂浮,對人的體溫異常敏感,但它們并不會真正接觸觀眾,而是在其上空作盤旋運動。它們從渦輪大廳周圍安置的電子傳感器中接收信息,這些信息實時影響“好氧生物”的個體與群體行動,觀眾每次遇到它們時,它們表現出來的行為都會有所不同。

安妮卡·伊試圖通過感官來作為機器行為的驅動,而這與她自身的健康狀況存在密不可分的聯系。因為自身免疫系統方面的問題,安妮卡·伊在醫生的建議下需要嚴格控制飲食。這使得她從紐約到倫敦為期三周的布展之旅出現一個棘手的問題。身體的負擔讓安妮卡·伊比任何人都要嚴格關注來自身體的信號,這種關注因而被移植到其創作中——人們如何違背來自身體的求救信號?安妮卡·伊認為,如果我們要用技術改善生活,應該用它來增強而非超越感官。她說,“我們是濕件(編者注:計算機術語,即人腦或腦機設備),但我們總喜歡把自己看作硬件?!?/p>

installation_view_of_hyundai_commission_anicka_yi_at_tate_modern_october_2021._photo_by_will_burrard_lucas_3_1.jpg

《愛這個世界》展覽現場,攝影:Will Burrard Lucas,致謝泰特現代美術館

從感官出發,安妮卡·伊進一步想到隨著人工智能(AI)的快速發展,在人們的普遍認知中,智能似乎通常只與大腦相關。大多數人工智能如同一個沒有身體的大腦,但生物體則實際通過感官了解有關客觀世界的知識。那些通過身體與世界上的環境與生物接觸而產生的知識,被統稱為物理智能(Physical Intelligence)?!吧眢w”與“感官”的缺位,觸動了安妮卡·伊對于科技與人工智能領域的思考——如果人工智能可以通過感官學習呢?機器能自主生成并發展關于客觀世界的感性經驗嗎?他們能與植物、動物和微生物交換智能嗎?通過“好氧生物”,安妮卡·伊希望引發觀眾進一步思考關于機器與智能和感官之間的關系。

事實上,安妮卡·伊試圖將機器這一概念看作某種自由的實體,而不再是人類技術統治的奴隸,也不再是準備征服人類的邪惡對手。我們要考慮機器的“野性”,我們也可以和機器一起生活。盡管這些“好氧生物”并非野生,而是由人類的智慧所控制,但這不妨礙我們把它們當作來自異世界的夢幻機器,通過藝術的形式降臨到人類的空間。


2、塑造空氣:關于氣味的哲學


傳統上,最受歡迎的渦輪大廳委托作品,往往抓住了其史詩般的空間,并用視覺上奪目乃至“浮夸”的作品填滿它,如奧拉弗爾·埃利亞松(Olafur Eliasson)《氣象計劃(The Weather Project)》中的光、米羅斯拉夫·巴爾卡(Miroslaw Balka)《怎么樣(How It Is)》 的黑暗和布魯斯·瑙曼(Bruce Nauman)《原材料(Raw Materials)》的聲音。在安妮卡·伊的作品中,空氣被“氣息”塑造,以此表明這個空間并非空無一物,而是充滿了我們共享的、我們賴以生存的空氣。

38705875c3674056839858ea3dae14d9.jpeg

奧拉維爾·埃利亞松,《氣象計劃》,2003,泰特現代美術館渦輪大廳。致謝泰特現代美術館

當你在渦輪大廳走動時,你可能會聞到不同的氣味。它們組合在一起形成了“氣息場景”并每周發生變化。安妮卡·伊根據河岸地區歷史上的特定時間挑選了每個場景中的氣味。在你進入展廳參觀的時刻,你可能會聞到早在人類棲居于地球之前,與前寒武紀時期有關的海洋氣息。而煤和臭氧則使人聯想到20世紀的工業時代。展廳里還放置有白堊紀時期的植被和曾經被認為可以抵御14世紀黑死病的香料。就像人們置身于自然歷史博物館的體驗一樣,這些“氣息場景”仿佛再現了幾百萬年間“好氧生物”的進化史,將其與美術館周邊自然環境以及包括人類在內的于此地共生的有機體聯系起來,似乎它們一直存在在這片土地上。

“我根本不認為自己是一個視覺藝術家,”安妮卡·伊認為人類忽視了嗅覺而偏愛視覺。2015年,她和法國香水商巴納貝·菲利恩合作了一款名為“外星人和阿茲海默”的香水,用于在巴塞爾美術館的個展“7,070,430K的數字唾沫(7,070,430K of Digital Spit)”中來傳達關于“遺忘”的概念。她在展覽的同名畫冊中注入了這種香味,并將其用絲線吊放在明火上進行轉動,以讓香氣擴散在整個展廳。美術館鼓勵這場展覽的觀眾購買這本作為藝術家書的畫冊,并現實地體驗“閱后即焚”的效果。這件作品具有破壞性,同時它又使房間變得芳香撲鼻,其視覺的形式轉化為了嗅覺的形式。

Anicka_Yi_7070430K_of_Digital_Spit_KHB_05-1400x935.jpg“安妮卡·伊:7,070,430K的數字唾沫”展覽現場,致謝巴塞爾美術館

衛報專欄作家斯圖爾特·杰弗里斯認為安妮卡·伊的工作方法讓她聽起來更像哲學家而不是藝術家?!拔沂且粋€哲學家——這就是我所做的!我實踐你能聞到的哲學,你能觸摸到的哲學,有維度的哲學。它不是純粹通過語言抽象出來的。藝術家能做的就是——我們實踐哲學?!?/p>


3、打破視覺:圍繞感官的政治


安妮卡·伊1971年出生于首爾,兩歲時隨家人搬到阿拉巴馬州。她的父親是新教徒牧師,母親在一家生物醫學公司工作。這重背景讓她的藝術被認為是對父母的回應。安妮卡·伊對這一可能的聯系不置可否,“雖然這可能會讓讀者感到興奮,但我認為這些聯系可能有點脆弱?!?/p>

在安妮卡·伊那一代人中,流浪漢般散漫的生存方式幾乎已經“滅絕”,而她卻向往這種另類的生活。也許正是這種“流浪”的心境幫助安妮卡·伊成為了一位與眾不同的藝術家。她入行較晚,也并非科班出身,但她學會了用懷疑的、局外人的眼光看待視覺藝術。20世紀90年代末,她回到紐約,在參與Face雜志時尚攝影的過程中結識了許多創意人士,并很快用其他藝術家不屑的材料制作了她的第一件藝術作品。有一次,她給活蝸牛注射催產素來賦予它們活力。另一件作品中,她把花炸成天婦羅做了一個雕塑。還有一件是用奶粉、抗抑郁劑、棕櫚樹精華、海虱、一雙化成灰塵的涼鞋和一個手機信號干擾器來雕刻的作品?!都~約時報》在2017年寫道:“安妮卡·伊正在創造一種新的觀念藝術?!彼墓亲永锿钢还擅暌暢梢幍木?。

article00_1064x.jpg安妮卡·伊,《傳記》香水,2019

因此也不難想象安妮卡·伊屢屢對社會體制的發難。氣味常常引發我們對種族、性別和社會地位的聯想。一個人的“體香”常常取決于飲食的健康程度、使用肥皂的風格,以及個人衛生程度等等。而這些暗示著人們的階級地位。香水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抹除階級”的手段,因此,安妮卡·伊就曾在2019年以香水為媒介,表達對這種階級偏見的不滿。

將嗅覺推到臺前也是安妮卡·伊女性主義批評的一部分。她認為,我們對視覺的偏好受到了文化價值觀的制約?!拔覀儼褮馕杜c女性聯系在一起。我們把看不見的東西與女性聯系在一起。我們把視覺和對知識的掌握與男性聯系在一起?!?2015年,安妮卡·伊試圖用藝術探索對女性氣味的“父權恐懼”。為此,她向100名女性朋友和同事索要來自身體各個部位的拭子樣本,然后委托麻省理工學院的一名生物工程師將收集的DNA合成為細菌,并分析收集到的細菌氣味分子,而不是通過生產商業香水的方式,將數據轉換成配方并生產出一種化學物質。隨后,她在紐約“廚房空間(The Kitchen)”舉辦的一個名為“你可以叫我F(You Can Call Me F)”的展覽上展示了這一成果。

Anicka_Web_1.jpeg

“你可以叫我F”展覽現場,致謝藝術家與廚房空間

安妮卡·伊在2016年獲得了古根海姆美術館的雨果·博斯獎項。在名為 “生活是廉價的(Life is Cheap)”的獲獎者個展上,藝術家在展覽入口處擴散開一種螞蟻和亞裔美國女性汗水的混合氣味。在通過一道黑色的閘門后(安妮卡·伊認為,它呼應了特朗普政府當時用來關押墨西哥跨境移民的隔離室),觀眾會看見覆蓋著瓊脂的有機玻璃瓷磚的壁龕,上面生長著更多培養自亞裔美國婦女身體環境的細菌。通過吸入帶有特殊氣味的氣體,安妮卡·伊相信,這比視覺上觀看種族議題的感受更加“深入人心”。

image-3.jpg

image-2.jpg

image.jpg“生活是廉價的”展覽現場,致謝古根海姆美術館

所有這些為安妮卡·伊在泰特現代美術館的作品進行了一個有趣的鋪墊。她的作品有關嗅覺、有關政治,這使得她開始思考以嗅覺甚至更多感官來改造人工智能的可能性。安妮卡·伊在新冠疫情期間重新調整了作品的想法?!翱諝鈱⑽覀兯腥寺撓翟谝黄?,但在新冠疫情時代,空氣是高度危險的。我們都被稱為生命的東西糾纏在一起,我們的生命都同樣脆弱。當我們意識到我們被同一種力量影響時,自我和他人之間的差異就消失了?!边@就是安妮卡·伊這個項目的目的。她認為,人類其實并非我們希望的那樣堅不可摧。一切試圖封鎖邊界的行為,不管是針對病毒、人類還是其他生命形式,最終都被證明是不可能的?!拔覀冃枰J識到一切都是‘百密一疏’?!睆闹匦聦徱暼祟惻c機器的關系,到通過氣味塑造展廳里無孔不入的空氣,安妮卡·伊試圖消弭觀念上的隔膜,達到一種超越性別、階級、種族、乃至生命形式的通透狀態。

但英國衛報評論家勞拉·康明(Laura Cumming)認為,這件作品與安妮卡·伊標志性氣味元素的結合算不上完美:在新冠大流行期間,人人都戴著口罩,使得觀眾并不一定能覺察到作品的嗅覺部分。在展廳中,一道長墻上書寫了安妮卡·伊對于空氣政治,以及它被易變的態度、國家間的不平等和生態意識所影響的關切,卻只字未提經由空氣傳播的新冠疫情。這不能不說是在展覽文本中的一種缺憾。

編譯丨張羅威

責編丨孟希

本文整理翻譯自:

[1]Stuart Jeffries, “Interview: ‘I sculpt the air’ – what does scent artist Anicka Yi have in store for Tate’s Turbine Hall?” The Guardian, October 6, 2021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21/oct/06/anicka-yi-tate-modern-turbine-hall-commission

[2]Kunsthalle Basel, “Anicka Yi: 7,070,430K of Digital Spit.” Accessed October 25.

https://www.kunsthallebasel.ch/en/exhibition/anicka-yi/

[3]Laura Cumming, “Anicka Yi’s Turbine Hall; Sutapa Biswas: Lumen – review.” The Guardian, October 17, 2021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21/oct/17/anicka-yi-in-love-with-the-world-turbine-hall-tate-modern-hyundai-commission-review-sutapa-biswas-lumen-review

[4]Natasha Stagg, “EAU DE NEW YORK.” Artforum, November, 2019.

https://www.artforum.com/print/201909/natasha-stagg-on-anicka-yi-s-biography-81062

[5]TATE, “Exhibition Guide: Hyundai Commission: Anicka Yi, In Love with The World.” Accessed October 22.

https://www.tate.org.uk/whats-on/tate-modern/exhibition/hyundai-commission-anicka-yi/exhibition-guide

[6]The Kitchen, “Anicka Yi: You Can Call Me F.” Accessed October 25.

https://thekitchen.org/event/anicka-yi-you-can-call-me-f

展覽信息:

installation_view_of_hyundai_commission_anicka_yi_at_tate_modern_october_2021._photo_by_will_burrard_lucas_6.jpg

安妮卡·伊:《愛這個世界》

展覽時間:2021年10月12日-2022年1月16日

展覽地點:泰特現代美術館,渦輪大廳

日本XXXX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