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
EN

遙遠的“相會”: “興會——徐累個展”

時間: 2021.11.8

1989年徐累以兩件觀念作品《心肺正?!泛汀读炎儭穮⒓又袊F代藝術大展,之后從這股“前衛”的熱潮回退,走向傳統宣紙與筆墨,創作出具有現代意味的作品。2013年,這批作品以個展的形式亮相于今日美術館。展覽以“世界的殼”為題,按時間線索,分“鏡像”、“青花”、“輿圖”等單元,為我們展現藝術家的繪畫語言,同時揭示出背后潛藏的世界觀——“看我自己走過的路,90年代的作品和現在的沒有大變化,有一個內核始終在:從形式到內容,我這么多年一直在尋找中庸之道,在平衡所有關系?!?/p>

徐累曾在2012年的一次采訪中被問及是否有勇氣對以后的創作進行一次改變或突破時,他稱自己以漸變的方式走自己的藝術之路,面對世界不確定的因素,會有新的思考注入,這種注入將圍繞一個核心,并化成一如既往的力量。[1]近期,于南池子美術館的園林空間低調開幕的“興會——徐累個展”,以近年來的創作再次展現出徐累的世界觀和創作內核。

1、展覽現場-裝置作品《照會》.jpeg展覽現場-裝置作品《照會》

詩人朱朱曾以“另一張面孔”來形容徐累的裝置作品[2]。他于2007年在威尼斯建筑雙年展上展出的作品《照會》是其中的一件裝置,朱朱認為,這類作品“在他個人風格的形成與擴展中,擔負著勘探、調校、印證的功能,使現代主義的理念與質素得以內化,同時,亦為我們理解他的整體提供了方便之門”。此次展覽將《照會》布置在展覽起始處,其意甚明:以一組相框式活動模具套合一組舊照制成的裝置,抽拉推送之間,景象疊印,構成中國古代園林的“移步換景”的一次手動實驗。作品與南池子美術館的園林空間形成一種契合,同時,指引我們繼續閱讀。

2、展覽二樓空間.jpeg展覽二樓空間

3、展覽二樓空間-“世界的床”展區.jpg展覽二樓空間-“世界的床”展區

4、展覽二樓空間-文獻展區.jpeg展覽二樓空間-文獻展區

上到二層主展區,以徐累的兩件舊作《回音壁》和《捲起千堆雪》引入,左右兩側分別是藝術家2021年象征“月亮”復調的作品和“興會”系列——中外藝術史中的經典以符號化的形式挪用并置,如李公麟與喬托、倪瓚與達芬奇、李成與弗里德里希、趙孟頫和博斯等作品中提取的元素,幾成中西融合的新識;移步換景,進到展廳里間是相對獨立的兩處私人化空間——“世界的床”系列和文獻展區,前者將中西藝術中的“床”并置在同一畫布,并重新排列組合,構成不同時空中的相互觀照。后者通過展示藝術家收藏的圖像資源,為釋讀展覽做出背書——如啟發藝術家創作使用帷幔的亨利·唐克斯作品《有帷幔的素描稿》;啟發創作《照會》、收藏自舊貨攤上的“空相冊”。

展覽一樓空間

下至展廳的一層空間,2017年創作的“互山”系列作品和2021年創作的“魯根白堊峭壁的變奏”系列形成對照——“互山”系列的山河移景,東西方自然生態相互穿越,呈現對話姿態且毫無違和感;“魯根白堊峭壁的變奏”系列,啟發來自弗里德里希作品與藝術家收藏的勛伯格公司印刷品“世界主要山脈和河流”的相似性,徐累以移花接木的方式表達出自己領略的世界的云和山。

這其中隱藏著展覽的兩重時空立意,以人和月亮作為喻體,藝術家將不同文明和不同時代的人、事、物在畫面并置,指示出全球化文明景觀的共時比肩。退出展區來到美術館空間的中堂位置,前行是隔水相望的徐累展出原作的幾件版畫作品;回看是2015年創作的《午夢千山》與兩側的康有為對聯并置。前者構成時空回望,后者以徐累作品和康有為書法異時同構。

展覽現場

展覽不設主題板塊,但用白紗和美術館的廊柱作為空間區隔,正是巧用了“移步換景”的觀看經驗。而美術館作為一個開放空間,也是觀眾與藝術的對話場所。誠如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館長張子康在此次展覽前言中所言:“這樣一個古今相宜的殿堂,便是了解大時代中應運而生的藝術家的一個借景窗口?!?/p>

徐累疫情期間的一些新作在畫風上跳出了其一貫彌漫的憂郁藍色調,并以一種“拿來”藝術史的方式,將藝術的經典圖示拼貼。作品透出一種玩味,藝術家本人也曾自我調侃“從某種意義上說,我不是一個純粹的畫家?!毙炖壅J為,純粹的畫家更多想要解決畫理的問題,而他對文理更感興趣。他說,“真正吸引我的不是如何區劃,而是如何調弄圖像之間的思維關系、修辭關系?!睂τ谝曈X圖像的調弄,徐累玩得得心應手。早在1990年代末以來,徐累就大膽的將藝術史的圖像資源“拿來”,如作品《羽》(2000年)、《天花》(2007)、《念奴嬌》(2009),以及當時在今日美術館大展上亮相的近作《游絲》。[3]

9、徐累《天花》132x276cm 紙本  2007.jpg

徐累《天花》132x276cm 紙本  2007

10、徐累 《游絲》 265×900cm 絹本設色 2013年.jpg

徐累 《游絲》 265×900cm 絹本設色 2013年

在2021年的新作《興會》系列,徐累對這種圖像關系的調弄更為直接,他舍棄一些觀念性的細節設置和隱喻,直接將西方藝術經典并置在中國古代藝術中,在位置上巧心經營,如將博斯作品《人間樂園》中元素移植到趙孟頫《鵲華秋色圖》之中,尤其是對遠景鵲山和華不注山的替換,類似的方法同樣見諸于該系列《李公麟與喬托》《李成與弗里德里?!贰赌攮懞瓦_芬奇》等作品中。圖像挪用在當代藝術領域的運用并不鮮見,但對徐累來說,他在意的并不是方法的使用,因為在他看來,“作品的表面有許多魅麗的表現,但他們的內部其實是‘空無’,就像是‘殼’?!畾ず艽嗳?,但它是由內而外的邊界,對藝術來說,可能就是一種幻象’?!盵4]

11、徐累 《鵲華異色圖 》50.5×169.6cm  紙本 2021.jpg徐累 《鵲華異色圖 》50.5×169.6cm  紙本 2021

12、徐累《興會》Accidental Interest 50×110cm  紙本 work on paper  2021.jpg徐累《興會》 50×110cm  紙本  2021

13、徐累《一個倪瓚和一群達芬奇》 43×87cm  紙本   2021.jpg徐累《一個倪瓚和一群達芬奇》 43×87cm  紙本   2021

“虛無”這一概念,早就在徐累80年代末的觀念性創作《心肺正?!返茸髌分酗@現——醫院心肺透視報告上加蓋的印戳形似蝴蝶,在畫面上將兩種意象刻意疊合,“越接近美麗就越接近死亡”。多年來,徐累做的僅僅是通過自己的方式,維持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當代、虛幻與現實等多方的平衡。而徐累的方式,多用國畫的熟宣作畫,跳出勾線和墨色暈染這一程式,直接用色暈染。也因此他一直被視為新水墨的重要開拓者,盡管他曾坦言不想成為“中國畫”。在今年的新作中,他開始不使用大面積色彩暈染創作,而直接以摹寫中國古代經典大師之作與西方繪畫作比較,作品的最終呈現,似乎應了他所說:“我想重新恢復東方和西方的繪畫在分離之前的基本理數,并通過現代性的立場解釋?!?/p>

14、徐累 《心肺正?!?紙上丙烯 120x184.6cm 1986.png

徐累 《心肺正?!?紙上丙烯 120x184.6cm 1986

于此,徐累有自己的解釋:“我們并沒有在現代主義的語言開拓上有所建樹,但我們有非常好的理解所有文化遺產的寬容度,這也許就是我們常說的‘中庸’的智慧吧?!倍鴮τ诋敶袊嫸?,策展人孫冬冬的描述中肯——“徐累無疑是一位極具代表性與啟示性的繪畫實踐者?!?/p>

15、展覽現場-美術館中堂.jpeg展覽現場-美術館中堂

在疫情反復和保持社交距離的困境中,徐累堅持以圖像的幻象,借用藝術史的知識譜系,挑起世界的兩端,這也正是他在美術館的中堂作品兩側布置對聯所給出的提示:對聯的中軸線有一個隱形的人,他把世界兩端最遙遠的東西放置在一起,遙遠的東西相會了。這是徐累在媒體導覽時所言,顯然,這也是他直白的世界觀和創作內核。

文/楊無埃

圖/南池子美術館

[1] 劉紅,“前行與后望——徐累訪談”,載《西北美術》2012(02);

[2] 朱朱,“另一張面孔,載《當代藝術與投資》 2011(10);

[3] 楊紫、劉佳婧,“徐累:回顧與重望》,載《藝術界》 2014(01);

[4] “始于愉悅,終于智性——徐累的藝術哲學”,載《畫刊》2013(11)。

展覽信息

展覽海報.jpeg興會——徐累個展

學術主持:張子康

策展人:孫冬冬

展覽設計:梁琛

展覽時間:2021年11月02日——2022年02月28日

展覽地點:南池子美術館

日本XXXX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