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
EN

CAFA展評 | 王玉平在馬路邊畫北京:灰調中的一筆品色

時間: 2021.11.12

GIF.gif

“夜的景山西街真是寧靜,兩旁粗大的槐樹各自向上擰著腰身,黑的枝叉在頭頂交匯,又遮擋了一些原本不太亮的街燈,加上已經開始起霧,讓街道更加昏暗濕冷,薄霧里可以看見遠處路口閃爍的紅綠燈,偶爾駛過幽靈般的車影?!?/p>

——2020.1.王玉平

2021年11月6日下午4點,伴隨北京初雪,王玉平最新個展“我在馬路邊”在當代唐人藝術中心的北京第一空間宣告開幕。本次展覽由阿城擔任策展人,展覽以王玉平近年來在北京街頭的寫生為線索,串聯起藝術家在這一寫生創作階段中的若干件重要作品。

這些作品包括,創作時間跨越4年,長30余米的《我在馬路邊》。在展覽現場,《我在馬路邊》以道路或城墻的姿態在主展廳的展墻上延伸,讓人聯想到莫奈的“睡蓮”帶給觀眾的現場感;近6米的長幅寫生《雨雪景山》位于側廳,它包含著對《我在馬路邊》中描繪的“紅墻”的反復與延續,跟隨季節轉換,“紅墻”以更晦暗的色調再次出現;而王玉平16歲的寫生小品《景山公園》則位于兩件大尺幅的作品之間,在它旁邊附有藝術家給出的簡單文本,他寫道,“這是16歲畫的景山公園,當時覺得畫得挺辛苦,手底下沒有辦法?!闭褂[各處散見有類似的藝術家自述文本,供觀眾參考,亦是供藝術家付諸回憶。

展覽現場 (12).jpg

展覽現場 (3).JPG展覽開幕現場

同時,展覽中的畫、文、視頻并行,展示出藝術家如何以寫生這一方式,尋找并呈現出北京獨特的氣質與風物?,F實、記憶與情感的描摹,浮現在畫家呈現出的槐樹與玉蘭,角樓紅墻與站崗哨兵,麻雀、喜鵲、鴿子與街頭野貓,以及畫中反復出現的藝術家形象乃至街頭行人之上......北京的街頭巷尾,在馬路邊寫生的王玉平筆下,呈現出生動的,帶有個人美學傾向又飽含情義的色彩。經由本次展覽,觀眾可以觀察到藝術家通過多年來投入寫生所取得的進展,他找到了“辦法”,至少是階段性的令王玉平感到滿意的辦法。

展覽現場 (19).JPG

展覽現場 (8).jpg展覽現場


灰調中的一筆“品色”


灰色與品色的對峙與和諧,是策展人阿城在王玉平作品,尤其是這一批北京城寫生中捕獲的核心。為了引領人們理解王玉平繪畫中色彩的來源,在進門處展覽前言下方,配合陳列有阿城挑選出的,來自西方藝術史上的8幅知名畫作,從圖1至圖8,分別為楊·凡·艾克《阿諾菲尼夫婦》、維米爾《持琵琶的女人》、莫奈《打陽傘的女人》、修拉《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愛德華·維亞爾《在餐桌上》、愛德華·維亞爾《圍橙色披肩的女孩》、德勞內《向布雷洛特致敬》以及杰夫·昆斯的《培樂多》。

附有不同時期西方油畫家對于灰色的運用.JPG展覽現場

8幅畫作的排列,包含著一條西方色彩理論的發展線索——它們位列于西方油畫的不同歷史發展階段,擁有截然不同的色彩技法及其背后的色彩觀念。如阿城在展覽前言中簡明扼要的梳理所示,在印象派以前,歐洲繪畫是石粉固有色的天下,而到了十三、四世紀的尼德蘭藝術,如揚·凡·艾克與維米爾等畫家進一步拓寬了灰色的表現空間與可能性。至歐洲工業革命時期,伴隨光學研究的發展,法國印象畫派如莫奈等藝術家開始探索外光對于色彩的影響,衍生出了一場圍繞色彩與觀看方式的理論革命。而到上世紀初,法國現代畫家維亞爾使用有別于古典繪畫與印象派的“色彩灰”,將灰色與高純度的色彩組合,由此形成了新的色彩意識。

通過如上簡要的梳理,阿城提出了他的一點觀察——“品色越來越成為現、當代藝術的主角,這樣大規模地使用巫教的品色,色彩灰又在緩慢退出,這種背景下的王玉平的繪畫,能夠微妙地表達色彩灰,同時大膽地使用品色,在色彩灰與品色的交織中,色彩灰使品色更加強烈。這種結果使王玉平成為當代繪畫者中難得的佼佼者?!盵1]

雨雪景山.JPG展覽現場

2019年,阿城在舉辦于中央美術學院的講座中曾詳盡地分析他慣常使用的“品色”這一概念。所謂品色,是指盡量滿足視錐細胞單項功能的高純度的彩色,與色彩灰系統講究顏色間的關系不同,品色之間不發生關系,因此在視覺上給人以強烈的沖撞感。[2]在本次展覽的開頭,阿城試圖通過文本梳理與8幅圖像,以提醒觀眾,高純度的色彩與各種傾向灰色之間的調和與沖撞,是王玉平作品中展現出的高超技巧與耐人玩味的所在。

 色彩對峙與和諧,在長30余米的《我在馬路邊》中體現為幾乎是1:1的比例,一排占據半壁畫面的紅色城墻在畫幅近半處戛然而止,并在畫面的另一半退居后景,讓位于畫面前景中,由灰綠色、紫灰色等等有著豐富傾向的灰色塊鋪陳而出的馬路街景,點綴其中的,是以交通燈、槐樹、路牌、燈籠等形象出現的黑色、明黃色、紅色等“當代品色”。在阿城看來,這是王玉平在色彩關系中展現的技巧與趣味的核心,“很多人用不好,找不對關系。顏色關系里,必須有調子里的灰,哪怕只有一筆,品色才對,特別亮。他畫里的模特掛玉的紅繩,在白底子上就會只是品色紅,但在灰調子里,紅就發光?!盵3]在阿城看來,王玉平十分善用品色,并以技巧和當代的色彩意識,避開了種種導致“惡俗”的可能,并在灰調與品色的配合上,呈現出“非常鋒利,非常敏銳,非常迷人”的藝術特點。

《我在馬路邊》,230 x 3400 cm,布面丙烯、油畫棒,2017 - 2021.jpg《我在馬路邊》,230 x 3400 cm,布面丙烯、油畫棒,2017 - 2021

畫中鋒利、敏銳又迷人的純色,來自中國上至皇家下至民間對于品色的情結。因紫禁城的存在,朱砂紅這種礦物質顏料散發出的色彩,成為了北京城顯而易見的色彩象征與這座城市的視覺母題。在另一方面,與朱砂紅和金色琉璃瓦并置的,是北京城的“灰”,它與城市的氣象環境、建筑環境乃至衣著面貌等人文環境共同構成的一座城市的文化屬性脫不開干系。

《我在馬路邊》,局部

上世紀80年代初,詩人斯蒂芬·斯龐德與畫家大衛·霍克尼初至北京,便感嘆北京城蘇聯式實用主義風格,以及街道上、公園中,人們整齊劃一的灰藍色調著裝,“猩紅色的紫禁城”帶來的視覺沖擊,同樣令二位異鄉人驚訝不已?;疑c純色,在北京春季的沙塵、秋后燃燒秸稈的晨霧以及晦暗陰冷的冬雪共同營造出的視覺環境中達成了統一?;疑{與民間、皇家品色的協調,或許也是這座城市自身攜帶的色彩譜系。在圍繞北京的寫生中,王玉平進一步對這座城市留給人們的視覺印象與深層記憶,進行了趨于個人美學趣味的描摹與整合。而“寫生”這一行動本身,也包含在藝術家的個人美學趣味中。

《雨雪景山》,62.5 x 94.5cm,紙本丙烯、油畫棒,2019.jpg《雨雪景山》,62.5 x 94.5cm,紙本丙烯、油畫棒,2019


寫生、技巧、“時尚美學”與王玉平的“精氣神”


寫生是王玉平近年來非常重視,并持續進行的創作形式。展廳中通過視頻,展示出藝術家如何拖著買菜用的手推車,架起畫具,走街串巷,和在附近徘徊的街坊鄰里互動的寫生過程,也在無意間讓藝術家的寫生活動獲得了一點類“行為”的味道。

王玉平畫角樓(2020).jpeg

GIF2.gif

展覽現場的視頻記錄下王玉平的寫生過程王玉平的這一批京城寫生創作,主要運用了油畫棒、鉛筆、丙烯等便攜、速干材料,媒材的方便與否成為藝術家的重點考慮之一。寫生行為自身具有的屬性,結合材料乃至從材料出發運用的藝術技巧,共同在畫面中構成了一套自洽的系統。帶有隨機性的寫生與材料選擇面的收窄,并不意味著王玉平在創作中驅逐了“技術”。

對于媒材的選擇,王玉平表示,“油畫棒讓畫面中的自己失去了精致,寫不成個‘宋體’,這也是我特別喜歡它的原因——有內容卻不滑膩,太能夠達到精細的油畫筆會讓你流連在細節里,失去了補拙的機會?!盵4]追求拙,反對滑膩的效果,這一技術上的考量,與寫生的內在關聯則在于寫生意味著可以“扳一扳原來的習慣。面對實物、面對模特都很鮮活,不是你腦子里全能想象出來的,經驗和習慣有時都用不上......”[5]在王玉平的京城寫生中,具體則體現為藝術家質樸的觀察與平鋪直敘式地視覺陳述,即使稱之為視覺化的日記也并不算過火。

《雨雪景山-2》 62.5 x 567cm,紙本丙烯、油畫棒,62.5 x 94.5 cm,2019.jpeg《雨雪景山-2》 62.5 x 567cm,紙本丙烯、油畫棒,62.5 x 94.5 cm,2019

值得注意的是,文學及文學理論對于王玉平創作觀念產生的巨大影響,他愛好的作家無一不擅于以平實的、口語化的語言,制造出樸素的文學效果,這個作家名單包括新鳳霞、葉圣陶、汪曾祺、阿城等等。他欣賞新鳳霞晚年的文字創作,“那種樸素的陳述方式。她不會用形容詞,腦子里有的只是‘我怎么把這件事情說的讓你懂’,這是她無意間做到的,也是被前輩比如葉圣陶先生提倡的——他管這叫‘寫話’。也就像阿城聊東西一樣——他給我的最大感受就是:他沒有態度,他只是陳述?!盵6]

平實、質樸、“接地氣”的藝術態度,被尹吉男歸納為“文人情結與平民立場”。尹吉男認為,正是文人情結和平民立場構成了王玉平的藝術眼光,并逾越了一般意義上的文人模式與平民趣味?!啊嫾依贤酢瘜λ亲顬闇蚀_的稱呼(他的夫人申玲稱他為“老王頭”),叫王教授或王先生都不貼切。他的著裝永遠是不經意的,大英帝國的白金漢宮估計這輩子他別想進去了......”[7]相比白金漢宮,“街頭”的確更符合王玉平的平民立場。有趣的是,曾登堂入室白金漢宮的大衛·霍克尼,同樣擁有近似質感的“時尚美學”,霍克尼曾引用羅伯特?赫里克( Robert Herrick)《無章的情趣》,表達他所持有的某種美學傾向——“有一種美好的邊幅不修/使無拘的衣衫顯得蕩蕩悠悠......一對鞋帶/系時漫不經心/我倒覺得瀟灑而文明/這些無章的情趣使我著迷/勝過那些精雕細刻的技藝?!盵8]

《我畫角樓》,62.5 x 189cm,紙本丙烯、油畫棒,2020.jpg《我畫角樓》,62.5 x 189cm,紙本丙烯、油畫棒,2020

王玉平曾引用“苦心經營的隨便”以表述他試圖抵達的至高的藝術境界,而“苦心經營的隨便”這一出自汪曾祺總結的小說創作精髓,顯然與霍克尼的理念互通有無?;艨四嵩谧髌纺酥羵€人著裝風格上,身體力行地踐行此道,且持之以恒——這是一種用心營造的“漫不經心”。在個人外表上,它呈現為在局部制造混亂,同時在整體上維持統一,引申至藝術中,則關乎尺度問題,表現為對于“松弛”這一難以捉摸尺度的苦心揣度。在技藝累積的基礎上返回“樸拙”,顯然訴求于更深厚的技藝?;蛟S正是在某種松快的,且帶有即興意味編織出的“縫隙”間,靈氣才有可能得以保存,并獲得溢出的空間。

《東交民巷-3》,62.5 x 189cm,紙本丙烯、油畫棒,2019.jpg《東交民巷-3》,62.5 x 189cm,紙本丙烯、油畫棒,2019

選擇寫生的初衷,也與“苦心經營的隨便”有關,其主旨在于以“寫生”反對“思考”,經由作品中持續的對于日常的書寫,與持續性的寫生工作,抵抗在作品中灌入過剩的觀念與思考。寫生指向的是畫畫本身,是通過寫生找到在場的身體性,找到繪畫最初由平面抵達再現的巨大樂趣,并通過由眼及手的編排,傳達給慣于在作品中主動尋找復雜理論、前衛觀念與高深思想的觀眾。這種主動性的落空,伴隨著視覺快感與頭腦的松快,在王玉平的作品中,尤其是作品中反復出現的“自得其樂”派頭的藝術家自畫像,便難以抗拒地察覺到藝術家在作品中找到的如實快感——一個人正如何獲得樸素的快樂。來自一位畫家的快樂宣言,最輕微地,也能夠起到類安慰劑的效用。藝術家的目的也不外乎如此,好比王玉平曾在一則采訪中,引述孩子的展覽觀后感,“看了王叔叔的畫,覺得生活還是挺美好的?!?/p>

來自生活的美好,仍舊是藝術尤其是當代藝術中“值得”表達與歌頌的嗎?王玉平對此持有肯定答案,“藝術搞到今天,我們被砸眼球砸膩了,被玩惡心玩刺激弄煩了,倒是不容易見到溫和謙虛的東西了。我覺得藝術還是應該有益于世道人心,還是應該讓人感到愉快。鞭策社會、批判時弊都有必要,但我覺得我沒那個眼光和能力,就希望把一點溫暖帶給自己,也帶給別人......人心都是肉長的,每個人心里都有柔軟的東西,只不過是為了生存的需要,很多人要換一張臉活著,要硬起心腸來?!盵9]

展覽現場

順著藝術家這一根本性的創作觀念,人們便可以將“我在馬路邊”與9月份的“鹽烤銀杏”展覽接續起來?!胞}烤銀杏”中包含有大量日常物,來自“很多我們忽略的事物,認真想起來都可能非常令人感動”[10],是屬于日常生活中,親切的、細小的感動,再到11月6日北京初雪之日,和藝術家一起站在馬路邊,體會畫家經由寫生對故鄉熟悉風景的捕捉,以及畫面中“夾敘夾議”間蘊藉的感受、記憶與情義。而對觀眾來說,觀賞世上有人通過單純的行為獲得至多的樂趣,無疑是一種慰藉。

文 | 孟希

圖片和相關資料致謝主辦方

參考文獻:

[1]《展覽前言》,阿城

[2]《CAFA講座丨阿城:黑白灰與色彩灰及當代品色》http://www.veterinariansinparadise.com/cn/news/details/2110724

[3]阿城.與王玉平在畫中看古論今[J].美苑,2013(01):30-34+129.

[4][5][6]王玉平,劉慶和,武藝.再說說——王玉平、劉慶和、武藝由“寫生”談起[J].中國美術,2010(02):48-55.

[7]尹吉男.寫在前面——為王玉平畫展而作[J].美術研究,2017(04):8-9+129-130.

[8](英)斯蒂芬·斯彭德,大衛·霍克尼著;李博文譯. 中國日記[M]. 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 2017.01.)

[9][10]田霏宇,楊紫,Marianna Cerini.王玉平:藝術是個“離不開技術的活兒”[J].藝術界,2012(01):62-65+2.)

展覽信息:

海報 2.jpeg王玉平:我在馬路邊

策展人:阿城

展期:2021.11.6 - 12.11

地點: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北京第一空間

日本XXXX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