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
EN

CAFA薦展|一百六十年后,歌川國芳帶來的歡笑與驚奇

時間: 2021.11.16

動圖.gif


為紀念浮世繪畫家歌川國芳逝世160周年,東京太田紀念美術館于先前舉辦了“為艱難時世獻上歡笑與驚奇”的專題展,展出歌川國芳包括館藏和私人收藏在內的共計160件作品,包括其最具代表性的武者繪和充滿個性的戲畫,以及風景、美人、戲劇、兒童等浮世繪流行題材,展現了這名江戶時代末期浮世繪代表人物在設計和創意上的獨特魅力。

392.jpg

月岡豐年  《歌川國芳肖像》  紙本  1873  太田紀念美術館

歌川國芳于1798年出生在江戶日本橋的一個染坊家庭,幼名井草孫三郎,自幼喜好畫畫,15歲時正式進入歌川派浮世繪代表、初代歌川豐國(1769-1825)門下學習。豐國因其洗練沉穩的役者繪(描繪演員舞臺形象的繪畫)而廣受好評,在當時是江戶浮世繪“歌川派”的代表人物,而此時與國芳一同在豐國門下學習的,還有他的師兄、擅長美人畫的歌川國貞(1786-1865)——日后繼承師父名號的三代豐國,也是整個江戶時代已知最為高產的浮世繪畫家。

EyiiHmaUYAE4l-k.jpg

《大山石尊良牟瀑布圖》 大判3枚連版 1818-20  私人收藏

然而,與很快打響名號、持續在工坊生產作品的師兄不同,國芳的早年生活并不順利。年輕的國芳因為無法支付學費,只能在另一位師兄國直的家中擔任侍從,一邊磨練技藝。這樣充滿壓力的生活持續了近十年,其間類似《大山石尊良弁瀑布圖》(「大山石尊良弁滝之図」)等作品曾短暫為他贏得了名聲,但總得來說此時的國芳是在默默無聞中艱難謀生。

210905.jpg

《通俗水滸傳豪杰百八人之壹人 浪里白跳張順》大判 1828-29  太田紀念美術館

在師父豐國去世后,年近三十歲的國芳終于完成了令他名聲大震的作品:《通俗水滸傳豪杰百八人》系列,新穎的主題、極富張力的人物造型和華麗的設色使得國芳一躍成為武者繪(描繪歷史傳說中的英雄、武將形象繪畫)的代表人物,并掀起了一股《水滸傳》題材浮世繪的創作風潮。自此,以描繪雄壯武將的武者繪和詼諧幽默的戲畫為代表,同時涉獵各種題材,國芳進入了創作的高峰期,并開始招收弟子,成為了江戶浮世繪圈子中的一支重要力量。

picture_pc_5337d1f46cd5ba91a29a29eac07eb209.jpg

《平知盛亡靈圖》 大判2枚連版 1818-20  私人收藏

本次展覽分為前后兩期,第一期的主題為“為艱難世間帶來歡笑”,主要展示國芳的戲畫和風俗題材作品。戲畫是日本繪畫中一類以夸張幽默為特征的作品,尤以鳥獸、草木、物件擬人為突出表現手法。歌川國芳的戲畫,將擬人形象與江戶市民的日常生活結合起來,其獨特的幽默感廣受歡迎。

picture_pc_78c674ee05931b44f09d6fff031bf5d0.jpg

《貓的借字 初鰹魚》 大判 1843 私人收藏

歌舞伎是江戶時代成形的戲劇形式,這一新戲種以華麗俊美迅速征服了江戶城的百姓,成為了人們日常中重要的文化娛樂活動。歌舞伎的演員形成了嚴格的師承關系,優秀的演員會代代承襲相同的名號,有著如同今天演藝明星般的人氣。各種經典劇目成為人們傳誦的熱門話題。以市民為主要消費群體的浮世繪,自然也將歌舞伎表演作為重要的表現對象。

picture_pc_6efd1e8d2434556e902382c2bc46fbdc.jpg

《三段目》 團扇面錦繪 1841 私人收藏

在歌川國芳創作的大量戲畫中,最有個性的就是貓的形象。兩張扇面畫描繪的是著名劇目《假名手本忠臣藏》中的三段目“足利館門前賄賂場景”,主人公之一的加古川本蔵為了主君,在城外向敵人高師直(吉良上野介)低頭賄賂。國芳不僅將畫面中的演員全部替換成貓咪,還為兩位主角保留了現實演員本人的面部特征,使得今天的研究者可以辨認出他們的身份——扮演加古川本蔵的是二代目市川九蔵,扮演高師直的是四代目中村歌右衛門。兩人身前擺著賄賂物,根據畫面中央的仆役手中的清單,除了金錢和書卷,還有貓咪最愛的木天蓼、章魚須和鰹魚干。

picture_pc_3e6ca5ec3e1201d4f9380369918dce39.jpg

《章魚》 團扇面錦繪 1841 私人收藏

在“祗園一力茶屋場景”中,反派臥底斧九太夫故意在主君祭日時,請齋戒中的主人公大星由良助(大石內蔵助)吃章魚刺身。國芳描繪的擬人貓咪讓誘惑的主題變得更為突出,老態的斧九太夫夾起的章魚須位于畫面正中,好似吸引著所有貓咪的視線,也同樣調動起觀眾對劇中緊張時刻的回想。此外,貓咪服飾上的家紋圖案也都被替換成了魚類。

picture_pc_d12104800ad99ea84aa5dfa88dbff170.jpg

《心學雅繪得 貓與鼠》 中短冊判 1842  私人收藏

對于物質生活日益豐富的江戶人來說,誘惑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吨页际i》中的“蛸肴”場景成為了考驗人心的典型圖式。在《心學雅繪得》中,國芳將這一場景巧妙地轉化成了一場貓鼠游戲。標題中的“雅繪得”指的是這一時期面向兒童的道德勸誡圖像,其中的“心學”說明了儒家思想的影響。如果不能像畫面中的老鼠一樣抵御誘惑的話,貓咪的“陰謀”就會得逞。這種結合故事情節與動物特征,將真實體驗與漫畫式表現相融合的亦真亦幻的圖像,正是歌川國芳大受歡迎的秘訣。

210912.jpg

《道外玉米 石橋的舞蹈》 中判 1845  私人收藏

ct7_d12_2.jpg

正在表演《石橋》獅子舞的歌舞伎演員  圖片來源:文化デジタルライブラリー

《道外玉米 石橋的舞蹈》(「道外とうもろこし 石橋の所作事」)突出展現了國芳的創意和幽默感:一根玉米擔任了歌舞伎中的滑稽演員“道外方”,模仿劇目《石橋》中的獅子妖怪表演揮毛舞。綠葉成了它的戲服,而頭頂的須絨則成了它的頭發。在《石橋》中,演員甩動巨大假發的舞蹈需要高超的技巧,也是最吸引觀眾的橋段。從玉米從容的表情來看,它顯然是一個名角。而在玉米身后伴奏的,同樣是身著戲裝的南瓜和番薯。將蔬菜與歌舞伎結合的巧思,讓這件作品成為國芳戲畫的代表。

064.jpg

《流行貓的曲手鞠》 大判 1841 私人收藏

展覽第二期的主題為“震驚江戶人!”,集中展示了國芳的武者和風景題材作品。和同一時期的中國城市一樣,江戶流行各種歷史傳奇,這種對故事的興趣構成了江戶文化的重要一環。國芳的成名作即是對來自清朝的《水滸傳》故事的再現,此后各式英雄豪杰也成了他鉆研的重點。國芳的武者繪吸收了歌舞伎中的元素來強化舞臺效果,同時他常常使用兩塊或三塊版組合成大尺幅的作品,這使得其作品在當時顯得格外氣勢雄偉,成為同類中的佼佼者。

210907.jpg

《相馬的古御殿》 大判3連版 1845-46 私人收藏

最能反映國芳氣勢的作品即是《相馬的古御殿》(「相馬の古內裏」)。作品表現了一個江戶時代的流行故事:平家的遺孤瀧夜叉姬為了向源家復仇,占據了已經荒廢的祖宅施展妖術,而源氏武士大宅太郎光國前來討伐她。畫面中最引人注意的無疑是瀧夜叉姬召喚的巨大骷髏,國芳將原文中的無數骸骨替換為一個,其體量占據了整個畫面的一半,更是以右側的一整塊版來表現骷髏形體,如此設計在當時可謂絕無僅有。駭人的妖怪代替主角英雄成為畫面重心,也反映出此時消費圖像的江戶人的趣味變化。盡管此時已年過五旬,但國芳對流行的敏感和大膽的構思仍未消退。

210904.jpg

《源賴光公館土蜘作妖怪圖》 大判3連版 1842-43 太田紀念美術館

國芳像他筆下的角色一樣充滿斗爭,甚至敢于挑戰權力系統。1841年至1843年,在經歷了此前的饑荒和叛亂后,德川幕府施行了打擊商業、強調道德風紀的天保改革,其中包括了一系列針對出版物的審查和限制措施,打壓歌舞伎、浮世繪、通俗文學等市民文化。役者繪和美人畫都被禁止,歌川國芳的創作和生活遭受了巨大打擊,而他并沒有保持沉默,在此后的作品中,國芳加入了大量諷刺時政的隱喻?!对促嚬夤^土蜘作妖怪圖》表明上表現的是平安時代的武將源賴光討伐妖怪土蜘蛛的經典傳說,但畫中的源賴光卻完全不是常見的勇士造型,仿佛中了土蜘蛛的羅網病懨懨地伏在床榻上。事實上,源賴光的形象正是在影射幕府將軍德川家慶,諷刺其在國家危難之時無所作為。源賴光跟前,對主君的險境毫無察覺的部下卜部季武,則指向天保改革的核心人物水野忠邦;其他武士衣服上的家紋圖案,也暗示出他們就是時任幕府的高官。

畫面中另一半灰色的空間則是一派百鬼夜行的景象。有趣的是,國芳將自己視為妖怪們的同類,小妖中混雜著各式天保改革的受害者形象:賣彩券的、說書人、街頭藝人、浮世繪師……國芳在畫面中植入的各式諷刺性“彩蛋”,成為了江戶百姓津津樂道的話題。國芳因此成為了官方眼中的麻煩人物,訊問、罰款成了家常便飯,而國芳一邊承受這些壓力,一邊享受著新的高漲人氣。天保改革最終僅持續了三年,水野忠邦失勢,國芳也得以重新呼吸自由的空氣。

210909.jpg

《東京名所 霞關》 橫大判 1832-33 太田紀念美術館

1711.jpg

《近江國的勇婦阿兼》 大判 1831-32 太田紀念美術館

和多數浮世繪大師一樣,國芳的創作不止于戲畫和武者繪等專長,他也積極嘗試當時最新鮮的西方繪畫語言。作為最多產的浮世繪師之一,歌川國芳留下了大量作品,在160年后的展覽中,為我們展現出一個生動活潑的近古城市百態。而正如展覽的主題,他面對逆境時的不馴和幽默,同樣能為疫情下的我們帶來力量。



編譯丨羅逸飛


資料來源:

http://www.ukiyoe-ota-muse.jp/exhibition/kuniyoshi21

https://otakinen-museum.note.jp/n/na3dac1d135a6

https://otakinen-museum.note.jp/n/nb3646727034c


日本XXXX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