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劉商英個展“誰的繪畫”在星空間開幕

時間: 2021.11.22

2021年11月20日至2021年12月26日劉商英個展《誰的繪畫》在星空間開幕,展覽由王澈策劃,呈現藝術家自2011年至今多次往返西藏阿里、內蒙古額濟納、新疆羅布泊實施項目的過程內容,以及《荒原計劃》繪畫作品和紀錄片。同時呈現藝術家十年間在三地創作和實施展覽的現場、作品、寫作等內容的同名中英文雙語出版物。

“誰的繪畫”星空間展覽現場

“誰的繪畫”將指向藝術家如何去創作他的繪畫,創作的過程是什么,他為什么這樣創作,他到底思考了什么等問題展開表述,同時呈現劉商英在自然中工作的方法、處境和結果以及藝術家與自然深刻的關聯和互動。當劉商英將他的藝術走向自然的時候,把荒野視為有價值的時候,理想的創作也將不再是一成不變和能完全預測。選擇進入荒野去創作,劉商英找尋的也正是一個與他相異的世界,在對自然的沉思、凝視和行動中,他沒有選擇去真實表現風景,而是將自己深陷景致中,通過畫布展現他與自然的摩擦,更多地反映出他的狀態與感覺。這也使得他行動中的自然之地變成了經驗之地,給我們能夠看到的也不是景觀外在的真實性,而是讓我們在畫面上感受一種“不可見”和“無法表達”時的心理處境。

“誰的繪畫”星空間展覽現場

誰的繪畫

自2011年至今,劉商英已經在西藏阿里、內蒙古額濟納旗、新疆羅布泊、阿爾金山無人區進行了四次野外繪畫項目,并在內蒙古額濟納紅城遺址、新疆托克遜紅河谷完成了兩次自然場地的個展。在這十年的經歷中,劉商英建立了在自然中進行創作的形態,他的作品在一定程度上關聯了自然的造化,畫面沾染著四季的色彩、帶著塵土與風雨、呈現著荒野的氣息。

托克遜紅河谷展覽現場,2019年.jpg托克遜紅河谷展覽現場,2019年

從阿里、額濟納到羅布泊,今年他開啟的新項目在阿爾金山無人區,這個路徑從經驗上逐漸變得“不可控”,但對于一個完全熱愛荒野的人,會把對于自然的挑戰,自然的懲戒、危險,甚至是它無言的冷漠都視為價值。不可控帶來的不確定成為真正的結果,這便使過程變得有價值,這種價值展現了藝術創作豐富的一面,也展現了藝術家與藝術作品之間緊密的關聯。過程作為呈現劉商英創作的重要元素,它能詳細表現藝術家與自然遭遇時獲得的價值以及作品創作時藝術家的處境,往往這種價值不會在文化中積累,也不會在文化中傳承。面對羅布泊里的曠日沙塵能使劉商英獲得寶貴的力量,這些痛苦的折磨(精疲力盡、寒冷、無助、不知所措)讓人看上去就驚嘆不已,但往往也是這些時候能很切實地感受真理,不能說荒野就是危險的,它只是對錯誤毫不留情。在阿爾金山無人區的項目中我曾陪伴前往他的創作現場,我們一起行走討論,我也在他創作的時候獨自長時間觀看,整個繪畫現場在自然中發生時,像是把生命推到極致的表達,它更像是一場硬仗,反復刮、刷、拍、涂中畫著一些不存在的東西,風暴握住了他的手,身體與烈日和解。為什么要做這樣的行動?我覺得這是一種把普遍文化化為自己的、有個性的過程,這就像劉商英在他的羅布泊隨筆中寫的那樣:“肉身回歸本源,一口水和一塊馕餅,就可以讓它充滿能量。沒有多余的浪費,原始的生存狀態可以調動人的本能,和自然中的一切平等,沒有多余的欲望。望著天,看著地,原本的感知,多一點的計劃性考量都是多余的,那是一種徹底的回歸,自由看似沒有邊界,但實際是一種被限制到極點的順應,沒有任何退路。我一步步被帶入到真空地帶,越是沒有選擇就會越發體驗到以前沒有體驗到的東西?!蓖?,進入荒野創作并不是要拋棄文化,而是要從文化中挑取最基本的東西,在精神上給自己提供營養,往外出走的人都知道一個道理,文化只是為我們獨自走向思考和實踐做的某種準備,最終每個人都要離開文本的經驗而獨自前行。

劉商英在羅布泊創作現場,2019年.jpg劉商英在羅布泊創作現場,2019年

文化容易讓我們忘記自然中的野性與自由,在荒野中行走和展開項目卻能讓我們想到這一點。野性與自由在我看來是劉商英進入自然創作得到的深刻體驗,也是他繪畫的面貌。劉商英曾形容羅布荒原是自然的廢墟,在我看來這是野性在自然中造就的差異,自然的歷史成就了一個綿延、恒長的整體概念,但它又是多種生命和多樣形態的共同體,每一片荒野都是獨特的,之所以我們在不同地點、不同地貌進行創作或策劃項目,正是對于自然多樣性的感知,同時在精彩的自然歷史中反思有序和系統性的問題。額濟納的胡楊林使那片荒涼之地有了生動的變化,就像時間具象地橫躺在沙地中,我們需要的正是這種帶有偶然的恒常性,這將使我們能夠認知每個地方與其他的地方不同,這個差異也使得每一個生態系統都成為特別的存在,野性到處造就的正是這樣的差異,從而體現出更多的價值。劉商英繪畫中的野性也得益于此,自然對于畫面的介入使得藝術家可以從既定繪畫理念和方法中抽離,“極度放縱”、“竭力掙扎”、“野蠻自由”、“自然而然”,我們已然無法從藝術系統中對其加以歸納,一個藝術家和他的繪畫像是獲得了自由,這是他置身于最簡樸的生存環境中,面對野性賦予的變化無常而得到的自由自在,因為在一個固定不變的世界中是沒有自由的,我們始終被規訓在既定的語言和形式中,就像文明無法容忍野性,常常將野性與無序、混亂、暴力聯系在一起一樣,這種對于野性的界定大多是從人類的立場出發,而劉商英與自然互動產生的繪畫并在自然中展示的時候,我發現繪畫像是突然有了自己的土地,自己生長的環境,也為我們提供了另一種界定野性的方式,它就像一個自由主體,并且每一個都具有殊異稟賦,生活在自然系統中,單純的、自由的、自然的、絕對的,極其富有表現力。

《荒原計劃2號》,布面油畫,160×240 cm,2019,羅布泊.jpg《荒原計劃2號》,布面油畫,160×240 cm,2019,羅布泊

對于在自然中的藝術實踐,漫長而反復的介入是關鍵,身體和周圍環境保持連續性才能不斷產生交流,在這個過程中自然喚醒著我們的心智,從而使我們最初對自然被動地作出反應,逐步將這種反應提升成一種能動的行動。劉商英早在阿里進行行走創作時便產生了這種思考,在進入自然時如同遭遇一個與他相異的世界,面對的是一種離心的野性,如果不去沉思,這種離心力會使他的心理在自然中消融,而承受住這種離心力,便能將其容納。選擇進入荒野去創作,劉商英找尋的也正是一個與他相異的世界,這能使他的心智回到與它互補的自然中,在對自然的沉思、凝視和行動中,心靈得以在漫漫長路中回歸。在這個過程中他沒有選擇去真實表現風景,而是將自己深陷景致中,通過畫布展現他與自然的摩擦,更多地反映出他的狀態與感覺。這也使得他行動中的自然之地變成了經驗之地,給我們能夠看到的也不是景觀外在的真實性,而是讓我們在畫面上感受一種 “不可見”和“無法表達”時的心理處境。
劉商英喜歡用對話來形容他的一些創作,比如和雅丹、胡楊、巖石、牦牛等等,這種對話不像我們在城市中用復雜而發達的語言去交流,大多是肉身的摩擦和較量,是一種具有創造性的斗爭姿態。從整個藝術創作中來看,我們的精神并非在自身內部,而是在于我們和世界的對話中。我們在表達藝術的整體性時是通過與環境的互動而獲得,比如在進入自然中開展藝術實踐和創作時,也不僅僅只是大家認為的自然不需要藝術,人類表達自然時,自然才存在價值等觀念,這種角度只代表了事實的一半,是頗具文本經驗去理解自然的表述,忽略了真實體驗的結果。真實體驗是:人性深深地扎根在自然中,每個人的自然情結或者野性的行為都不同,我們受惠于自然,也受制于自然,人類對于自然的評價就像我們對于自然的感知一樣,是從與自然的交流過程中抽取出來的,而不僅僅只是我們強加給自然的。那么,能否達到一種融合,在人和自然之間既能體現人的價值又能體現自然對于我們的深刻影響,這在我看來是劉商英這種工作方法的結果,在藝術家與自然相互補充的關系中,我們對于自然的控制和對于它的服從相互滲透著。

劉商英在羅布泊創作現場,2019年 (2).jpg劉商英在羅布泊創作現場,2019年劉商英在瑪旁雍錯,2014年.jpg劉商英在瑪旁雍錯,2014年

誰的繪畫,并不是針對于繪畫的研究與解讀,繪畫本身也并不存在什么藝術的問題,問題是藝術家如何去創作他的繪畫,創作的過程是什么,他為什么這樣創作,他到底思考了什么。當我第一次看到劉商英在自然中創作的紀錄片時,腦中便蹦出這是誰的繪畫的疑問,后來我們一起行走自然,討論感受,漫談感知,我也跑去他在自然中創作的現場觀看,越來越清楚他在自然中工作的方法、處境和結果,這是他與自然深刻的關聯和互動。當劉商英將他的藝術走向自然的時候,把荒野視為有價值的時候,不但不會返回原始的水平,反而會提升藝術家及作品的精神價值,荒野中畢竟還是有很多文化經驗所不能把握的價值,在這種文化經驗與身體體驗不對稱的狀態下,理想的創作也將不再是一成不變和能完全預測的,這就像我們擁有更多千篇一律的觀念,其價值不如我們實際有這樣一個帶有野性的自然,這樣的自然有更多的故事,因而也就更理想。

文/王澈

2021年9月17日

展覽展出作品

《荒原40號|41號|43號》,布面丙烯,45 × 40 cm × 3,2019.jpg《荒原40號|41號|43號》,布面丙烯,45 × 40 cm × 3,2019《荒原筆記》系列,布面丙烯,40 × 30 cm × 10,2019 .jpg《荒原筆記》系列,布面丙烯,40 × 30 cm × 10,2019 《荒原計劃5號》,布面油畫,240 × 320 cm,2019.jpg《荒原計劃5號》,布面油畫,240 × 320 cm,2019《荒原計劃8號》,布面油畫,240 × 480 cm ,2019.jpg《荒原計劃8號》,布面油畫,240 × 480 cm ,2019《荒原計劃18號》,布面油畫,240 × 320 cm,2019.jpg《荒原計劃18號》,布面油畫,240 × 320 cm,2019

《荒原計劃》影像截圖

展覽信息

展覽海報.jpg劉商英:誰的繪畫  

Liu Shangying:Who's Painting

策展人  Curator

王   澈   Wang Che

展 期  Duration

2021.11.20 — 2021.12.26

日本XXXX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