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
EN

五份方案/五種關切——“2021研究型展覽:策展方案入圍展”亮相OCAT

時間: 2021.12.3

gif.gif

2021年11月28日至2022年2月20日,“2021研究型展覽策展計劃”五份入圍方案以展覽的方式在OCAT研究中心進行了集中呈現?!把芯啃驼褂[策展計劃”作為OCAT研究中心自2018年開始發起的一項持續性年度計劃,旨在推動展覽策劃和學術研究的結合,在鼓勵策展人深化展覽項目的研究性和理論維度的同時,鼓勵美術史研究者和批評家將展覽作為拓展學術研究的方式。

如OCAT研究中心執行館長巫鴻所言,“入圍展”是該計劃動態過程中的一環,其流程不僅限于選拔,更強調并看重“提供一個對原有方案不斷調整和深化,將策展概念轉化為實際展示的機制?!币虼?,伴隨2021年度“研究型展覽策展計劃”的進行,高度凝練、兼具研究性與視覺性的展覽,將與展覽選拔和推動展覽過程中產生的文本和圖錄,以及舉辦的討論和講座,共同構成圍繞這一項目的知識生產。

MYY_4614.JPG

IMG_3003.JPG

MYY_4675.JPG

展覽現場

基于研究型展覽的宗旨與意義,評委組始終將方案的研究性作為評審的最重要標準,最終共選出五份入圍方案:“碎鏡的流動:界限感知中重寫‘現代性’”、“為何一切尚未消失”、“樂觀主義的脆危之域——失敗的再定義與再生產”、“圍棋,一個當代藝術的研究實驗——從吳清源到AlphaGo”、“算法:展覽知識生產的魔術師”。五件方案的研討主題圍繞虛擬現實、人工智能、媒介與網絡、藝術與科技、城市與居所等議題展開,展現出五種不同的切入視角。相較于往年,在方案的完整度、研究深度和廣度上亦有新的呈現。

MYY_5283.JPG

MYY_5170.JPGMYY_5444.JPGMYY_5371.JPG展覽開幕現場

策展人金佐寧提交的方案“碎鏡的流動:界限感知中重寫‘現代性’”基于疫情時代逆全球化背景,試圖就當代對科技及數字媒體的依賴引起公眾的反思,并重探在地方與非地方、非物質(intangible)與非物質(immaterial)和動物性能源與非動物性能源的界限之中,“現代性”該如何重寫,通過拷問擁抱“現代”與“進步”的中國傳統表演藝術形式,是否在與其地方性和當代生活的脫節中走向不可逆的“遺產化”,以此提示對全球化導向的文化同質化的警惕及其導向的“地方化”之反思。

展覽以均質去中心化的場域裝置作為開端,以8位本土藝術家、10件跨越傳統和當代概念的藝術作品介紹,展示一場由昆曲鑼鼓聲音引發的開放式討論,并透過概念圖呈現如何能在界限和地方的理解上,為傳統在當代語境尋找可持續的“棲身之所”。

碎鏡的流動:界限感知中重寫的「現代性」.GIF

MYY_4626.JPGIMG_2996.JPG“碎鏡的流動:界限感知中重寫‘現代性’”展覽現場

薛雨竹、盧俊彥的策展方案“為何一切尚未消失”則選擇從對智能技術的反思切入,進入真實與擬象的模糊邊界,以尋找大眾沉迷于虛擬世界的因由,通過展覽作品中的微妙隱喻,開放式地探討真實缺席的未來社會新秩序?!盀楹我磺猩形聪??”這一展覽標題出自法國哲學家讓·鮑德里亞的文章《為何一切尚未消失?》。在其擬象理論中,隨著虛擬技術的發展,以影像的過度繁榮為標志,人們進入擬象三序列中的第三階段——仿真。數字技術所產生的擬象構造成新的存在,擬象與真實之間的界限“內爆”,即“超真實”。展覽基于擬象理論,通過呈現施政、蔡宇瀟、丁世偉、張文心、曾翰五位藝術家的六件作品,指出在虛擬技術繁榮之下,個體和社會呈現出的焦慮與復雜性。

展覽共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標題取自同名小說,作為開篇。展覽從對智能的反思開始,對真實與擬象模糊的界限展開討論。第二部分“我們為何如此著迷?”討論我們為何如此著迷于虛擬世界:一方面發達的信息系統帶來強烈的窺視欲;另一方面,互聯網數字技術為現實生活提供虛擬的載體,對肉體死亡的恐懼被虛擬載體的永恒性所消解。第三部分“還需要真實嗎?”從真實這個概念本身出發,探討真實缺席的未來社會新秩序。三個部分在利用層層遞進的問題為觀眾構建一個虛擬世界云圖的同時,也引出更多觀看和思維的角度。

為何一切尚未消失?靜態海報.jpg

MYY_4656.JPG“為何一切尚未消失”展覽現場

“樂觀主義的脆危之域——失敗的再定義與再生產”由黃羽婷、李利、孫佳翎、徐智博策展。整個展覽方案擁有“失敗”與“空間”兩條相互纏繞的線索,以“景觀”“想象”與“行動”作為三種交互層疊的版塊對于一般意義上的“失敗”進行再定義,思索“失敗”可以如何作為一種生產力作用于空間形態。其中,“景觀”關注在生活世界中被忽視和遺棄的城市空間;“想象”通過記錄和重現失敗的個體或集體經驗的諸多線索的作品,展示他們究竟是如何用此類特定的經驗構型來向諸種都市空間形態提出疑問或者展開對話的;“行動”則討論失敗如何可以作為一種生產力而對既有的空間形態進行重塑。

樂觀主義的脆危之域——失敗的再定義與再生產.jpeg

共處在自我驅動的“績效社會”里,人們共享對肯定性的極致渴求以及對樂觀主義的隱秘幻想。而一種不經常被公開話語談及,卻不斷被個體經歷的失敗及其復雜性共人們看到上述樂觀主義精神中的殘酷與脆危性。該展覽方案試圖呈現上述隱匿的關系空間形態,它被排除在現代城市空間與主體的相互成就之外——每個人并非都是現代城市的功績主體。通過以展覽空間與城市空間為研究的雙重空間性方法,以“情動”重新框定失敗的眼光。一方面,去描摹和研究失敗的空間生產;另一方面,也去反思作為個體或集體的失敗者在今天的空間處境中的行動方式,從而去制造多處可以對“失敗”進行再定義與再生產的脆危之域。

MYY_4721.JPG

“樂觀主義的脆危之域——失敗的再定義與再生產”展覽現場

楊之彥、陳嘉藝提交的展覽方案“圍棋,一個當代藝術的研究實驗——從吳清源到AlphaGo”。該方案中,策展人將“四藝”之一的圍棋作為研究對象,考察作為新媒體的電子游戲與新媒體藝術,和與之對應的“舊媒體”圍棋過去經歷的文化實踐與在當下的藝術可能。

展覽邀請到藝術家、設計師、棋手、音樂人、學者等共同參與,借由“圍棋”這一看似相對專業、小眾的切入點,研究諸如規則、游戲、學習、傳統與現代、場所精神、跨文化交流等更廣泛的議題,并通過組織參展藝術家及各領域的學者進行線上工作坊,圍繞游戲展的歷史、圍棋與當代文化、人工智能影響下傳統圍棋價值的重置,以及作為技藝、競技與游戲的圍棋所特有的美學與情緒體驗等諸多議題展開討論,以此形成一場跨領域的研究實驗,探尋在當代語境下,作為“舊媒體”、后衛文化的圍棋如何超越其本身作為游戲的屬性和它在文化實踐及藝術創作交融的過程中產生更多元的可能。

圍棋,一個當代藝術的研究實驗——從吳清源到AlphaGo.JPGIMG_2997.JPG

IMG_2998.JPG

“圍棋,一個當代藝術的研究實驗——從吳清源到AlphaGo”展覽現場

在策展方案“算法:展覽知識生產的魔術師”中,策展人張天鋼希望通過該方案探索如何借由算法將展覽視作一種獨特的知識生產形式。展覽分為三個板塊:“算法策展實驗室”“算法展示實驗室”和“未來算法展覽實驗室”?!八惴ú哒箤嶒炇摇焙汀八惴ㄕ故緦嶒炇摇毖堅O計師、藝術家、科學家、研究者等參展,展出他們的作品、文獻或研究成果,梳理和呈現全球范圍內算法策展和算法展示展陳的實踐和研究,并應用multi-armed bandit算法和腦機接口技術來實現展覽的算法展示展陳。第三板塊“未來算法展覽實驗室”則是一個實際的實驗平臺——以去人類中心化的方式生成100年后(即2121年)的展覽的主題關鍵詞或展覽題目。

展覽旨在將展覽的話語權全部或者部分交給算法,發掘算法本身的創造性,重新組織分配策展、展示展陳、參展者、觀眾以及非人類客觀世界這幾者之間的關系結構,打破人類中心主義的策展范式和展示展陳范式,探索展覽新的知識生產方式,以算法作為工具探索未來展覽的可能性。

算法:展覽知識生產的魔術師.JPG

IMG_3002.JPG

MYY_5472.JPG

“算法:展覽知識生產的魔術師”展覽現場

五組策展人都敏銳地捕捉到了當代社會與科學技術飛速發展下的暗涌,或反思或大膽提出實驗性方案,并都顯現出了對自身研究議題的深刻思考。在進入入圍展的準備階段后,五組策展人對原有方案進行了調整和深化,在接下來三個月的展期中,他們也將在此基礎上通過與觀眾的對話、互動以及后續的思考推進、完善研究,以期與觀眾產生更強烈的共鳴。

開幕當天,OCAT研究中心同時組織有線上“2021研究型展覽策展方案工作坊”,OCAT研究中心執行館長巫鴻及特邀評委與入圍的策展人/策展團隊圍繞各自的策展方案展開對話。最終評選將參照特邀評委的意見及觀眾對入圍方案的反饋,評選出一份優勝方案,并于翌年在OCAT研究中心美術館實施。

MYY_5111.JPG展覽開幕現場

MYY_4842.JPG“2021研究型展覽策展方案工作坊”就展覽展開對話


編丨藝訊網

圖、文資料致謝主辦方

展覽信息

5. 2021研究型展覽:策展方案入圍展 橫版海報.JPGOCAT研究中心|2021研究型展覽:策展方案入圍展展期:2021年11月28日–2022年2月20日

開幕及策展人導覽:2021年11月28日 14:30–17:00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金蟬西路OCAT研究中心

主辦:OCAT研究中心

支持:華僑城集團有限公司

日本XXXX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