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
EN

靳尚誼青年教師創作獎 | 石韻媛:以“書寫”探索療愈的可能性

時間: 2021.11.23

石gif.gif

編者按:2021年11月18日下午兩點半,第三屆中央美術學院“靳尚誼青年教師創作獎”獲獎教師作品展于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開幕。設計學院教師石韻媛作為四位獲獎青年教師之一,在展覽現場呈現出其創作《66段書寫》。經由這件作品,藝術家通過挖掘“書寫”這一行為本身在不同場域尤其是公共空間的力量與潛力,表達出藝術如何介入社會議題乃至更廣闊的歷史社會文化語境。

目前在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任藝術治療方向教師的石韻媛,從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畢業后,就讀于芝加哥藝術學院藝術治療專業。她的研究涉及藝術與美學療愈價值及其心理學應用機制、書法與正念、依戀與文化認同等等。在個人創作領域,石韻媛展現出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濃厚興趣,遂將中國傳統的“書寫”行為,納入其創作中,并由此出發延展并建構出一系列圍繞書法、冥想、身份和療愈之間關系的研究與創作。在接下來的采訪中,石韻媛與藝訊網分享了有關她的個人創作動機、作品脈絡的簡要梳理以及她在作品背后對于社會與文化議題的思考。

個人照片.jpg石韻媛

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藝術治療方向教師

芝加哥藝術學院藝術治療文學碩士,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國家形象視覺研究方向碩士、視覺傳達專業學士。美國藝術治療協會專業會員,國際創造性藝術教育與治療協會專業會員。

研究涉及藝術與美學的療愈價值及其心理學應用機制、書法與正念、依戀與文化認同等。曾在移民與難民服務中心、養老機構、匿名戒毒組織、特殊學校工作,策劃并開展10余項、超過1000小時認證的藝術治療實踐項目。其中為失智癥老人開發的《藝術樂高》干預計劃獲美國Hilgos基金會專項資助,《水書法:本土藝術治療實踐的人種學研究》獲芝加哥藝術學院藝術治療優秀研究項目。

受訪人丨石韻媛

采訪 | 藝訊網

藝訊網:石老師您好,首先請為大家介紹一下您在“第三屆中央美術學院‘靳尚誼青年教師創作獎’獲獎教師作品展”的參展作品《66段書寫》。

石韻媛:《66段書寫》是我從2015年到今天持續創作的作品,也是我過去幾年來進行藝術治療實踐的主要線索之一。我從小學習書法,因此書法與書寫成為我創作與表達的“母語”。和我的許多其他作品近似,“寫”這一動作是我作品中的“核心”,我也希望經由書寫,在藝術中探索更多對話與療愈的可能性。

《66段書寫》,2016,綜合材料,尺寸不一.jpg《66段書寫》,2016,綜合材料,尺寸不一

這件作品的創作,基于我對于北京古城墻的歷史研究。個人希望在這一研究中嘗試某種詩性的敘事表達,并通過書寫來營造某種紀念性的、能夠激發社會對話與反思的空間。因此,在作品中我對不同書寫材料、方式和創作場域進行了實驗,將我作為藝術家的個體敘事融入到更廣闊的歷史社會文化語境中,以探索書寫行為本身在不同場域的力量與潛力。圍繞這件作品,后期我也延續和展開了一系列有關書法、冥想、身份和療愈之間關系的研究。

《66段書寫》,2016,水書法3780_1320mm.jpg《66段書寫》,2016,水書法,3780 x 1320mm

311637563939_.pic_hd.jpg《66段書寫》,2016-2021,水書法,9240 x 1320mm

《66段書寫-原稿》, 2016,鉛筆,1950_1080mm.jpg《66段書寫-原稿》, 2016,鉛筆,1950 x 1080mm

藝訊網:從2016年《66段書寫》到2020年《66 Unanswered Questions》的手工書,談一談您的作品這一脈絡之間的聯系與變化。

石韻媛:不論從創作實踐、思辨研究,抑或是藝術治療的角度,我的作品之間都有某種脈絡可循。除了我對書寫本身的興趣與探索,激發我創作《66段書寫》的另一個原因,是我在2016年看到了一篇有關北京遷都計劃的新聞報道。當時北京行政副中心即將遷至通州,恰好我個人一直對梁思成的城市計劃研究和實踐深感興趣,也閱讀過很多相關的書籍文獻??吹奖本┑倪w都計劃,我即刻便想到1950年梁思成向市政府上書的北京新城市規劃兩全方案。從1950年到2016年,構成了我作品中“66”的來源,即希望通過紀念66年,圍繞北京古城墻歷史的不同社會話語討論,以反思有關城市規劃發生的社會現象。

《66段書寫-磚書》,2016,水書法,220_420cm.內頁.jpg《66段書寫-磚書》,2016,水書法,220 x 420cm,內頁

《66段書寫-紙磚》,報紙,紙漿2016,220_420cm.jpg《66段書寫-紙磚》,報紙,紙漿2016,220 x 420cm

《66段書寫-磚書》,2016,水書法,220_420cm.jpg《66段書寫-磚書》,2016,水書法,220 x 420cm

創作《66段書寫》時,我把水當作墨汁,把大地當作畫布,沿著北京二環路的古城墻遺址完成了整個書寫過程。書寫過程中,我通過拍照的方式,留下這些書寫的水跡。水與我創作的主題有很強的符號對位:在創作的過程中,水跡因空氣和時間而蒸發、消失。通過水的物理屬性,以形成今天人們對于一種文化消失或是一種聲音弱化的反思。這件作品啟動了我作為藝術家的獨立思考,同時也促進了我個人創作語言的初步建構。

我對中國傳統文化一直抱有強烈的好奇心,不論從精神層面、技術層面還是目前研究的藝術療愈功能層面,我都希望能夠盡可能地通過研究和探索來拓展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2020年創作的《66 Unanswered Questions》是我圍繞藝術治療的系統研究的一件作品,這件作品關注了藝術治療在東西方“跨文化”轉譯過程中遇到的若干挑戰和困境。當時,我在美國學習藝術治療,一方面,把藝術治療這一學科帶回國內,并做出新的嘗試和發展成為我面臨的問題和創作初衷,另一方面,我也很關注文化符號和自己的文化身份——二者對于作品和作為創作者、研究者的我而言非常重要。因此,我選擇以書法的邏輯和方式呈現我的對于藝術治療的研究。

《66 Unanswered Questions》,2020,學術論文+手工書,植物纖維、亞麻、棉、顏料,210_150mm.jpg《66 Unanswered Questions》,2020,學術論文+手工書,植物纖維、亞麻、棉、顏料,210 x 150mm

《66 Unanswered Questions》,2020,手工書,過程,210_150mm.png《66 Unanswered Questions》,2020,手工書,過程,210 x 150mm

《66 Unanswered Questions》,2020,手工書,內頁,210_150mm.jpg《66 Unanswered Questions》,2020,手工書,內頁,210 x 150mm

藝訊網:您如何在作品中處理設計干預與社會境況之間的關系,尤其是具體的人與社會問題之間的關系?或者說,經由作品,您希望傳達怎樣一種藝術理念?

石韻媛:我的創作一直以來都比較關注社會問題。我認為設計本身就是一種有目的的行動和干預,也希望通過藝術和設計的方式,嘗試探索解決社會問題的新方案,這與藝術治療的“藝術干預”本質是一致的。例如,在藝術治療的研究中,我們會探索藝術更多維度的價值和意義——藝術如何促進個人的身心發展、提升社會公平和福祉、緩解社會創傷以及如何通過藝術深化教育等等。我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創作,讓藝術被更多人看到和欣賞,能夠讓更多人受益。

《二手書計劃》展覽前言,2014,粉筆,裝置,5_6m.jpg《二手書計劃》展覽前言,2014,粉筆,裝置,5 x 6m

《二手書計劃》展覽前言,2014,粉筆,裝置,5_6m 局部.jpg《二手書計劃》展覽前言,2014,粉筆,裝置,5 x 6m,局部

在我進行藝術治療的研究和實踐、教育時,很少能給自己留有一個完整的藝術創作的時間,所以近期我的創作多以短期、即興的形式出現,創作方式也更偏向于參與式。在藝術治療的工作中,我們要和病人,和不同的工作群體一起通過創作達到療愈效果,所以團隊協作的創作更多。

藝訊網:您在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擔任藝術治療方向的教師,作為中央美術學院名副其實的“新動力”,請談一談您在藝術教學實踐中的方法和理念,以及如何看待教師與創作者兩種身份間的關系?

石韻媛:藝術治療是一門較新的跨學科專業,它集合了很多學科的知識和實踐方法,比如藝術學、心理學、認知與神經科學、社會學、教育學以及康復等領域。在教學中,或者說在學科規劃中,我們會非常注重學生跨學科思維的訓練,讓學生既能夠感性的體驗藝術,又能夠理性、科學的理解和應用藝術的功效。

作為央美的青年教師,我會在未來不斷努力發展藝術治療這一領域。在教學過程中,美院的藝術傳統和精神對我有著巨大影響。我的藝術治療研究中,依然會延續我對中國文化、本土藝術實踐與療愈價值的研究。藝術治療在中國,尤其是在美院這一學術場域的發展非??捎^,也帶給我非??捎^的啟發。早期西方藝術治療的學科發展,更多基于心理以及臨床領域學科知識之上發展而出,我認為央美擁有如此豐厚的藝術傳統和精神,必定能夠幫助我們探索更加具有中國和中央美術學院特色的藝術治療學科方向。

《焦慮處方》,2020,電子文件.jpg《焦慮處方》,2020,電子文件

藝訊網:獲得“第三屆中央美術學院‘靳尚誼青年教師創作獎’”對您的個人創作與教學生涯具有怎樣的意義?對未來的創作與教學有何構想和期待?

石韻媛:我非常感激和感恩老院長靳尚誼先生為青年教師提供了至高無上的學術發展與交流平臺。這次獲獎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它意味著我作為青年教師的真正啟航。在未來的工作中,我會謹言慎行,明確自己的使命和擔當,努力做好學科建設和發展。為央美新百年奉獻自己的青春,盡全力成為真正的“央美新動力”。

_45A7220.JPG石韻媛在展覽現場接受藝訊網采訪

采編 | 藝訊網

現場圖 | 李迪

作品圖片資料致謝主辦方

日本XXXX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