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常培杰:李婧的“重復”

時間: 2021.10.8

重復對于現代哲學來說是一個關鍵詞,正如“回憶”對于古希臘人一樣。他們教導說,全部知識都是回憶,同樣,現代哲學會教導說,整個生活都是一種重復。重復和回憶是同一種運動,只是方向相反:回憶是往后的重復,被回憶之物已然存在,而真正的重復是向前的回憶。

——克爾凱郭爾

圖1藝術家:李婧_首圖.JPG

藝術家:李婧

當我們談藝術問題,往往不是基于現場作品來看,而是基于自己對藝術總體的理解、藝術的理想或未來樣態,然后反觀眼前看到的這一切,做出相應的判定。一個藝術家的創作也不是單純基于眼前、手邊的媒材展開的,他們也會有關于手邊作品的“預想圖式”,這個圖式是被塑造出來的,既是無法拒絕的,又是他們必須不斷拒絕的東西。正如德勒茲所言,一個畫家在畫布上落下第一筆之前,從來不是面對一幅空白的畫布,畫布上已經布滿了“圖式”。圖式作為一種觀念之物,是藝術史、藝術批評、藝術理論以及藝術實踐,在藝術家(藝術從業者)頭腦中構造的“框架”。它框定、引導、限定,但更多的是麻痹、阻隔甚至破壞著藝術家的藝術感覺。藝術史是圖式不斷更新自身的過程,其中充滿著斗爭與順服。藝術家的自我突破,必經對圖式的自覺與有意爆破。

圖2展覽現場.jpg

“臨時邏輯”展覽現場

圖3Palette XX_114*146_2021.jpg

《調色板 XX》114cm x 146cm 2021年

從藝術史看,總體而言有兩種藝術形態:一種是畢達哥拉斯式的,另一種是狄奧尼索斯式的。前者是日神的、形式的、數學的、理性的和可控的。后者則是酒神式的、狂放的、不羈的、感性的和不可控的。藝術史也可理解為二者的爭執過程。這實則觸及如何調和藝術創作中的理念和感覺的問題。具體而言,就是如何讓理念能夠貫穿藝術創作,讓感覺和媒材與李婧所說的“預成圖式”真正有機結合起來。陸機在《文賦》中談到,文學創作時有“意不稱物,文不逮意”的遺憾。那么,“圖像”如何“逮意”?這或許就是李婧做此“重復”工作的內在動力。

圖4展覽現場.jpg

 “臨時邏輯”展覽現場

圖5palette XXII_146*114_2021.jpeg

 《調色板 XXII》 146cm x 114cm 2021年

繪畫,從根本上來說是痕跡的呈現。李婧在創作時意圖用可控的痕跡表現不可控的痕跡?!昂圹E”是當代藝術特別重視的一個概念,它在哲學上蘊含著突破理性主義的可能,意圖為主體感覺而非認知的自發、偶然要素留下空間。只是,好的藝術作品在充分尊重藝術感覺的同時,也要有很強的內在可控性、有機性和整體性。這時就有如下矛盾:如何在一個靜態的可控畫面中,把動態而偶然的對象呈現出來呢?又如何在保存偶然和無機的前提下,使得作品具有整體和有機感,或者說形成理想形態?那么,在藝術創作過程中,我們到底應該回到觀念,還是回到感覺?這是藝術家在創作的過程中需要做出抉擇的環節。這個選擇并不是非此即彼的,而是要找到自己的側重點或平衡點。

圖6李婧工作室.jpg

李婧工作室

圖7palette XVIII_146*114_2020.jpg

《調色板 XVIII》 146cm x 114cm 2020年

觀念在不同歷史時期有著不同的顯現方式。在古典時期,藝術有一個內在的形式邏輯,也就是通過形式語言的發展來不斷地展現自己,相對于形式和題材內容,觀念相對而言是比較潛在、且變化很緩慢。但是,當代藝術是依靠觀念更迭來推動自身不斷向前發展的。觀念是支撐許多當代藝術作品的根基,是推動當代藝術不斷往前發展的一個很強的驅動力。只是,觀念在藝術的創作中又是很危險的因素。有一種不太理想的觀念藝術,就是依托特定觀念來創作,以致觀念壓倒了形式、壓倒了感覺,藝術變成一種概念化、知識化和圖示化的東西。我覺得,對藝術的知識化理解在不斷損害藝術家的感覺,也在敗壞我們這個時代的藝術。觀念藝術真正要做的事情是什么?是在藝術之中去探索藝術之可能性,藝術之本質,藝術之未來。尤為關鍵者,要以概念撬動感覺,而非以感覺服務觀念。

圖8展覽現場.jpg

 “臨時邏輯”展覽現場

視頻 代碼繪畫《調色板VII》2018

重復痕跡,痕跡重復,是李婧創作的重要方式。在這個重復的過程中,可控與不可控、觀念與感覺的矛盾一直存在??藸杽P郭爾有個著名的觀點“唯有重復不可重復?!蔽覀兛偸窍M貜瓦^去,重復特定圖像,重復一種創作過程,但是所有對過去的重復都是“新生”,再偉大的藝術家也不可能真正復現/重復過去。比如,李婧的這三幅畫意在表現同一對象,制造一種重復感。它們在構圖、色彩和線條等方面具有很大的相似性。但是,“似而不同”。三幅作品在色調和結構等方面有諸多微妙的差別。即便面對同一對象,李婧永遠不可能真正親手畫出兩幅一模一樣的作品,其中總是會有偶然、差異、不可控的要素發生。那么,真正重要的是可重復之物,還是重復中的“偶然”或“差異”呢?無論怎樣,在“不可能之重復”中,有一種東西雖然不斷更新自身,卻始終作為基底,使得這些“不可能之重復”不斷重復自身,那就是藝術家的“藝術感”。

(本文為常培杰在“臨時邏輯”展覽現場的發言整理)

圖10臨時邏輯海報.jpg

 “臨時邏輯”海報

圖11 臨時邏輯展覽現場.jpg

 “臨時邏輯”展覽現場

圖12左起:常培杰、李婧_后面接二人簡歷.jpg

 左起:常培杰、李婧


常培杰

1984年1月生,山東東明縣人,文學博士,哲學博士后,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文藝理論教研室副教授、碩士生導師,近年出版專著《拯救表象:阿多諾藝術批評觀念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2020年),在《文藝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學報》《哲學動態》《文藝理論研究》《學術研究》《美術研究》《藝術評論》等刊物發表論文30余篇,目前致力于文藝理論、藝術哲學和美學研究。

李婧

1990年出生于遼寧大連,現工作生活于北京。2013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建筑學院,獲學士學位。2016年在法國南特美術學院繪畫工作室學習。2017年在法國阿維尼翁藝術學院學習藝術品保存與修復專業。2018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獲碩士學位。2019年至今博士在讀。2021年于北京今日美術館BetweenSpace舉辦個展“控制之外——李婧作品展”。

日本XXXX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