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
EN

黃銳:從“星星”延伸四十年的藝術之路

時間: 2021.10.13

圖1.jpg

“黃銳:抽象之道”

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

自上世紀70年代末,黃銳以獨立藝術家和藝術活動家的身份一直活躍在中國當代藝術的最前沿,他參與發起的中國先鋒藝術團體“星星畫會”,以及本世紀在798藝術區建立過程中的行動,都在中國當代藝術的歷史中留下了屬于自己的痕跡。9月25日,藝術家黃銳的最新個展“黃銳:抽象之道”在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開幕。本次展覽是黃銳近十幾年最大規模的個展,相較于黃銳更為人熟悉的各種公共行動,展覽的主題是他曝光度較低,但卻持續創作了四十年的抽象繪畫,共展出包含雕塑、裝置在內的數十件作品,系統梳理了黃銳以抽象語言和東亞思想展開創作的重要線索,呈現了藝術家從創作生涯初期至今的創作。

圖2.jpg

《黑色的半月》 2020 屏風上油彩與丙烯 128 x 172.5 cm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上世紀70年代末,畢加索、塞尚等藝術家在中國的年輕人當中產生了越來越多的影響力,社會風氣之變也刺激著青年藝術家們了解、學習、吸收此前不為所知的西方現代藝術潮流。1978年3月在中國美術館舉辦的“法國十九世紀農村風景畫展覽”上,與美術界廣泛被巴比松畫派等寫實風格作品震撼的情況不同,吸引黃銳的是梵高、塞尚的作品——在當時的美術學院中,塞尚還主要被作為反面典型。

圖3.JPG

《無限的空間》 1979 布面油畫 55 x 74 cm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在1979年9月那次著名的第一屆“星星美展”上,黃銳就已經展出了自己的抽象繪畫作品。在展覽第一部分“早期抽象”中,就包括了當時被掛在中國美術館柵欄上的《無限的空間》,畫面中破碎的色塊可以明顯看到來自立體主義的影響?!稛o限的空間》是黃銳創作的第一件真正意義上的抽象作品,也是那個年代最早公開展示的抽象風格作品之一。對于年輕的黃銳來說,就像無數過去的前衛藝術家們一樣,抽象是一種新的藝術形式,一種獲取未曾有過的自由的方式。在稍后的《重看古典》和《學大慶》中,在對書稿、報紙等文本的拼貼處理上,可以看到類似勞申伯格等美國現代藝術的痕跡。不僅預示了藝術家之后的風格轉向,也是中國步入時代轉折期藝術運動與社會變革的生動見證,人們不斷地探索新思想、新觀念和新表達。

圖4.jpg

《學大慶》 1981 布面油彩和報紙拼貼 30.5 x 20.5 cm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圖5.jpg

《空間結構 83-5》 1983 布面油畫 95 x 80 cm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空間結構”系列是以黃銳生長的北京四合院為基礎完成的。隨著城市建設的加速,傳統的四合院開始經歷新的現代化挑戰。黃銳將四合院的建筑結構簡化為矩形,在純凈的顏色中重建了精神性的四合院。這種抽象的構造邏輯使人聯想到蒙德里安在美國的一些作品。

圖6.JPG

《空間結構 84-25》 1984 布面油畫 80 x 80 cm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1984年,黃銳來到日本。自戰后以來,日本一直在加強與西方社會的聯系,積極將自己打造成一個“東亞的現代國家”。與此同時,戰敗后軍國主義統治的崩潰,也使得日本人遭遇了民族意識的身份危機。伴隨著“安保斗爭”等社會運動、資本主義經濟的快速發展,日本現代藝術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獨特的面貌。這其中,產生了重要影響的一個群體就是自50年代開始活躍的由吉原治良(1905-1972)領導的具體美術協會,主張在學習西方前衛藝術形式的同時,探索具有日本民族文化個性的表現形式,重視與具體物質和行為相依存的精神性。

圖7.JPG

《石庭觀月——日本十大枯山水——龍安寺》 2020 布面油畫 160 x 102 cm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強調獨立、追求自由、鼓勵創新,這些具體派藝術的宗旨可謂與黃銳一拍即合。來日后不久,黃銳就結識了具體美術協會曾經的主要成員白發一雄(1912-2008)。黃銳感慨盡管有著語言和經驗的隔閡,自己在與這位老前輩的交往中仍然受益良多。此外,與具體美術協會同一時期,由森田子龍、井上有一等人創立的“墨人會”掀起了前衛書法的風潮。有趣的是,白發一雄早年被油彩的表現力所吸引,從日本畫專業轉向油畫創作,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足繪”形式;黃銳則是通過白發一雄等人的介紹,在前衛書法的影響下重新回到水墨這一傳統媒介。

圖8.jpg

《空間 85-15》 1985 布面油畫 44 x 60 cm 由10號贊善里畫廊提供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圖9.jpg

《天》 2021 布面油彩與黃麻 200 x 200 cm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在黃銳的水墨作品中,可以明顯看到來自具體派和前衛書法的影響。這些作品有著不同于以往的視覺沖擊力,這種對自然能量的強調可能來自白發一雄。黃銳在吸收日本文化的過程中使其個人風格進一步成熟,在“空間”系列中,在“空間結構”系列中的四合院空間轉變為傳統日式居宅。經過更為洗練的減法,粗重的黑色線條不再僅僅作為色塊的邊緣線,而是如同日本建筑室內的障屏一樣,形成一個更具彈性的空間。在《空間85-15》中,盡管黑色線條包圍了整個畫面邊緣,但整個畫面并不因此顯得封閉,反而如同一面壁障暗示出新的空間——在日本傳統室內空間中,各種墻壁、拉門、屏風都具有很強的活動性,能迅速便利地重組整個空間。這種對小尺度空間的敏感,構成了日本美學中的重要概念“間”(“間”)。在《空間(恢復)》中,這種對拉門和窗格的指示更為明顯?!翱臻g”系列通過抽象形式聯接起畫面內外的空間,同時,這種聯接又不同于傳統寫實繪畫中構造的幻覺空間。通過對“間”的引入,黃銳的抽象繪畫完成了對格林伯格式的平面性、邁克爾·弗雷德的物性等現代主義觀念的吸收和轉化。

圖10.jpg

《地》 2021 布面油彩與黃麻 200 x 200 cm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圖11.jpg

《人》 2021 布面油彩與黃麻 200 x 200 cm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空間問題貫穿在黃銳的整個抽象繪畫歷史中,這可以追溯到1983年起他對《道德經》和《周易》等傳統文本產生的持續興趣。他將《周易》中所包含的邏輯看作是“看世界/世界看你/你和世界的互動”。當這種中國傳統思想與日本傳統空間美學、以及具體派的前衛藝術觀念相遇時,就產生了有趣的互動。黃銳在日本期間,利用水墨在宣紙上的滲透效果,將紙張背面也作為表現的一部分——這種對材料物質性的強調也是典型的具體派的。在日本的展覽中,黃銳將大幅水墨畫以懸掛的方式置于展廳中,不僅改變了繪畫本身的物性,也影響著與作品與人和空間的關系。

圖12.jpg

《乾之觀》 2021 布面油彩與黃麻 250 x 400 cm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圖13.jpg

《坤之觀》 2021 布面油彩與黃麻 250 x 400 cm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周易》各個卦象的名字中都蘊含著轉折和變革,這種不斷的變革也正是黃銳創作的核心理念之一。2020年,黃銳開始試圖在“道”中尋找更有彈性也更加寫意的抽象表現,創作了“有道無道”油畫系列創作。極簡色調的大尺幅油畫,濃稠的油彩形成粗糙立體的畫面肌理,過度稀釋的油彩則營造出水墨流動的暈染效果。在《乾之觀》、《坤之觀》,《石庭觀月》,“天、地、人”組畫等新作中,黃銳融匯了此前作品中的元素,重新表現對傳統宇宙觀的思考。作品在水墨書法的外觀下,混入碎黃麻的油彩,增加了材料實驗的不可控性。畫布上切割出的幾何圖形,標示著西方現代藝術的痕跡。而黃銳對空間的關注,也從作品與外部的互動擴展到展廳本身的設計——《乾之觀》《坤之觀》的一個特殊觀看方式,是從其對面的展廳中,在一道墻壁的分割下,在兩件作品之間來回運動。在這個運動中,我們作為觀眾主動構建起了一個“天地之間”的空間。

圖14.jpg

《36計》 1994 鋼板 尺寸可變 x 36

回到展覽開頭,黃銳對東方傳統思想和抽象語言的研究,還擴展到裝置藝術領域,這其中能看到日本“物派”藝術的影響。新舊兩件裝置,一件以極簡加工的鋼鐵材料再現《三十六計》中的觀念,一件針對當下疫情,以八卦五行的形式審視全球視野下對人與城市、自然的關系。在銹色的鋼鐵下,保存著來自另一個城市的空間碎片——或者至少是想象性的空間碎片,這種想象包括了城市、距離,也有疫情下對疾病的恐懼。從“星星”的時代開始,黃銳就從來沒有脫離過現實,貫穿他藝術中的抽象語言和空間主題,始終指向當年的那個年輕人:在藝術中追求獨立與自由的理想。

文丨羅逸飛

相關圖文資料由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提供

圖15.JPG

展覽發布會現場,從左至右依次為:策展人張南昭、藝術家黃銳、UCCA館長田霏宇、UCCA研究部副總監黃潔華

展覽現場


展覽信息

HR poster.jpg

“黃銳:抽象之道”

展覽時間:2021年9月25日—12月19日

展覽地點: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

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4號798藝術區

日本XXXX色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video></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
<dl id="nrthp"></dl><delect id="nrthp"></delect>
<video id="nrthp"></video>
<dl id="nrthp"></dl><dl id="nrthp"><dl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dl></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output><noframes id="nrthp"><dl id="nrthp"></dl>
<video id="nrthp"><output id="nrthp"><delect id="nrthp"></delect></output></video>
<video id="nrthp"><dl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dl></video>
<dl id="nrthp"></dl>
<noframes id="nrthp">
<video id="nrthp"></video>
<video id="nrthp"></video><video id="nrthp"><dl id="nrthp"></dl></video>
<noframes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 id="nrthp"></output></output>